今天吃可爱多了吗

退圈了

[ALL金]堕入黑暗的光明

①CP:雷狮x金

②魔王和圣子的爱恨情仇(bu

③内有残疾车 然而车翻了qwq

④前方OOC高能 请护眼

⑤Are You Ready? Let's Go!



“金,你可知罪。”主教洞察一切的双眼看着金,好像能透过他的血肉看清他的灵魂。


金跪在地上,身上穿着的不再是代表圣子的金边的圣袍,而是普通的素白长袍。


“我没有罪。”金低垂这头,声音颤抖却依旧执着的解释道。


除了他没人能看到,他的身后紧贴着一个男人的胸膛。男人不屑地看着上方一脸正直的主教,蹲下身子贴近金的耳朵,用引诱人堕入无尽深渊的低沉声音说:“别天真了,没有人会相信你的。”


金宛若未闻,坚持地重复道:“我没罪。”


主教的眼底溢出对少年的嫉妒,慈祥圣洁的面容因为这丑恶的情绪扭曲了起来,却被他强硬压下。


凭什么才十五岁的孩子就能获得这么纯正浓郁的光明力,而他却只能藏着自己日渐微弱的光明力战战兢兢,生怕被人取代。凭什么!


主教的灵魂萦绕着阵阵污浊的黑气。雷狮厌恶地皱起眉头,低头搂紧少年的腰。


主教痛心地看着跪下圣殿中的少年,吐出的字眼却如尖刃刺进少年的心窝,“金,我的孩子,你为了私欲向恶魔出卖灵魂,这已经触犯了父神,造下了不可饶恕的罪孽。但伟大的父神愿意给你一次改过的机会,愿你能在‘恶魔宫殿’中洗刷掉自己的黑暗,重新投入光明的怀抱。来人,将罪孽之人带下去。”


金睁大眼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一切。从小照顾他、教导他、仿佛他父亲的主教为什么也不相信他?他没有和恶魔勾结,他没有放走魔物,他也没有被黑暗侵蚀。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没有人愿意相信他!


眼底的光彩渐渐暗淡了下去。片刻,金挥开士兵的手,忽略男人骚扰自己的手,朗声道:“我自己走。”


主教看着少年的背影,一束常人看不到的金光照射在少年身上,将他的背影照的焕若神人。


“哼。”主教冷笑,眼底是浓重的嫉恨和恶意,“怪就怪你太受神父宠爱,不过别担心,以后你没有机会使出光明力了,我的孩子。”


四周的侍从都低着头一言不发,似乎习惯主教的所做所言。


…………


……


寂静无声的黑夜,清脆的铃铛声随着脚步的移动轻轻响起,沿着狭窄的羊肠小道蔓延开来。邪祟藏匿在黑暗中,猩红的双眼紧紧盯着队伍中间的身影,恨不得将其一口吞下,却又在顾及着什么,没有上前。


少年微微动了动掩在袖中的手指,一道微弱金光忽得飞向邪祟藏身的方向,将其击毙后消散在空气中,没有引起半点注意。


少年低垂着眼,默不作声地继续自己的脚步。


随着队伍的前行,雾色越发浓重。随从抬高手中的光明珠,耀眼的光芒随之更胜,黑暗在这光芒下退散了几分。


“别用光明珠。”


随从厌恶地皱起眉头,语气中却不显半点恶意,“大人,没有光明珠我们会被魔物袭击的。”


金动动嘴唇,最终却只闭上了嘴。


他已经不再是受人尊敬的圣子了,没有人会相信他的只言片语。


“看见了吗?他们尊敬地从来只有‘圣子’,而不是你。”磁性的男声出现的金的耳畔,低声蛊惑道,“小鬼,你怎么还不面对现实呢?这个世界就是黑暗的,都不需要我这个恶魔动手,每个人就会自己暴露出他们的黑暗和丑陋。”


“不…不是这样的…”


男人嘴角带着笑容,眼底带着怜爱和占有欲。他左手扣住少年的后脑贴近他的耳朵,“难道不是这样吗?宝贝,睁大你漂亮的眼睛看看你身后的人,他们的灵魂恶臭得连我都不想接近,怎么可能会虔诚地祈祷呢?”


金的身体战栗起来,却不敢大力挣脱男人的怀抱,只能被男人搂着柔软精瘦的腰肢,别扭地走上越发狭窄的小路上。


男人用嘴唇轻吻摩挲着少年的脖颈,微撩起的眼满是慵懒和满足。


“嗯?怎么不说话?”


“你要我说什么?”金低垂着眼,恢复镇定后好像放弃了挣扎,面无表情的脸看不出是喜是悲。


男人似不满金的语气,渐渐搂紧他的腰拉近两人的距离。“小鬼,你到底怎样才能爱我?”


“我不会爱一个恶魔,雷狮。”


雷狮低低地笑着,用低哑性感的嗓音在金耳边蛊惑:“神爱世人。你既然这么崇拜神,怎么不听神的话来爱我呢。”


金闻言身体僵硬一瞬,接着恢复原样,“不,我不会爱你。”袖子下的双手交叉,纤细白嫩的手指死死掐着手心,留下一个个半月牙痕迹。


“我不会爱你。”少年重复着,不知道是要说服男人,还是说服自己。


雷狮收紧怀抱将少年困在自己结实的臂弯中,刚要说什么,就猛地消失。


队伍停在金刚才看到的宫殿前。宫殿浑身漆黑,大开的殿门似凶兽露出的巨嘴,诡异的气氛在四周蔓延开来。


这是恶魔的宫殿。传说这个宫殿是魔王舍弃的寝宫,里面蕴藏的魔力能够轻易杀死一个人,除了光明力强大的圣子。


然而,金此刻光明力几乎已到了枯竭的程度。小道上攻击邪祟的光明力是他积攒了数日才凝聚成的,经过那一击,他的光明力已经所剩无几了,根本支撑不到明日太阳升起。想必,这便是主教的目的吧…


金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将注意力放在漆黑的殿门上。


这里静得没有一丝声音。


随从朝金欠了欠身子,“大人,我们就送到这里了。请您早点休息。”说罢,带领着队伍原路返回。金看着队伍越走越远,最终消失在浓雾之中。他捏了捏手指,深吸一口气走进殿门。


殿门骤然合起。



外链

 


金浑身酸疼,眼皮像灌了铅一样沉重。奋力睁开双眼,男人安静的睡颜撞进他的视线。金一僵,放射性地后退,还没离开多远,就被男人用手臂拽了回来。


金无奈地趴在男人的胸膛上,抬头想要叫醒他,紧接着却被男人微卷的睫毛勾去了心神。


好想,摸一摸。


金眨巴眨巴眼,犹豫着要不要伸手。


摸一下吧,雷狮睡着了不会知道的。


金缓缓伸出手,快要触碰的手又一顿停在半空。


雷狮指不定是在装睡,就等着看我笑话呢,不能摸!


金犹豫片刻,苦恼地脸都皱起了。


眼前挺翘的睫毛轻轻颤着,好似主人快要清醒了。金一惊,刷的收回手,像只鹌鹑一样缩到男人怀里,紧闭着眼假装自己还没醒。


……


“噗。”雷狮忍不住笑出了声。身为恶魔的他当然不需要睡眠,所以他只是搂着少年享受这来之不易的安宁。在少年醒来的第一时间他就知道了,可是他故意装作没睡醒,就是为了看看少年会做什么。


“小鬼,没想到你竟然比我想象的更加可爱。”


金又气又羞,张嘴就要往雷狮肩上咬。


“等下,有人来了。”雷狮打了个响指,让少年裸露的身体裹上素净的白袍,而自己则依旧搂着少年隐藏了身影。


“大人,您起了吗?”熟悉的青年音在殿门外喊到,在空荡荡的宫殿内显得十分清晰。


金抖抖身上的白袍站了起来,拍开男人在臀间作恶的手,强忍着下身酥麻的感觉,强装自然地走出殿门。


清晨的阳光暖融融的,在少年身上投下光影。阳光下的少年美好地像壁画上的天使,但这并不是主教希望的。


随从意外极了,后退几步,借着其他仆人挡住自己的动作。他掏出怀中的通灵珠,急切道:“阁下,他没死。”


通灵珠闪着微弱的绿光,传送着另一边的声音:“看来这罪恶之子已和魔王相互勾结,所以魔王才未将他杀死。接下来该怎么做,你懂得吧?”


“是。”随从褐色的眼瞳闪着奇异的光,“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


……


近日,王国里一直流传着一个消息。


“圣子竟然和恶魔勾结了?真的假的啊!!”


“当然是真的,圣殿内部传出来的消息还有假?”


“可是,圣子曾经给我的爷爷治过病,许多医生都束手无策的病他轻易地治好了…”


“安妮,不要叫他圣子了!他不配!他就是个背叛父神的罪人!”


“就是,他还给我满月的孩子主持过洗礼,现在想来真的可怕。万一他对我可怜的孩子下手怎么办?!”


手无缚鸡之力的百姓肆无忌惮地抨击曾经爱戴的圣子,充满恶意的话语比毒蛇的毒液还要侵蚀人的心灵。


金的手上铐着银白的手铐,正午火辣的太阳舔舐着他裸露在外的皮肤。在几日严刑拷打下,曾经耀眼的金发变得有几分暗淡,从来都保持干净整洁的白袍也破破烂烂得。但他依旧挺直背脊,双眼正视前方,他还执着的保持自己的尊严,不愿低下自己的头颅。


这样的举动似乎惹恼了围观的百姓。不知是谁先开始朝少年扔出一片菜叶,接着像是某个开关被大开了,百姓们大声辱骂着少年,将手中的物品扔向伍中间的身影。


“恶心。”


“罪恶之人!父神的背叛者!”


金咬紧下唇,不让自己在众人面前流下眼泪。


忽然,他注意到一个熟悉的孩子抱着父亲的腿站在路边。是他救下的孩子,如今一扫先前的病弱,面色红润,看起来十分健康。


金勾勾刺痛的唇角,露出被囚禁以来一个笑容。


“爸爸,我怕…”


笑容凝固在脸上,金愣愣地看着那个孩子瑟缩地躲在父亲身后,看向他的眼神满是恐惧和厌恶。


啪嗒——


金觉得自己的世界如一面被打破的镜子一样碎的四分五裂。孩子的眼神在他脑中不断回放,时刻提醒着他是多么的不堪。


“害怕我…害怕我…”金喃喃道,转而露出一个惨然的笑,“我救过无数的人,做过无数的好事,就等来这样的结局吗?”


“你终于认识到了吗?”


随着男声的落下,眼前的事物仿佛凝固一般暂停住。喧闹的街道一瞬间沉寂下来,显得有几分诡异。


消失多日的雷狮划破虚空出现在金的眼前。他抬手擦去金眼角溢出的眼泪,亲了亲金的额头,“怎么哭了?是因为太过思念我吗?”


金垂着眼摇了摇头,“是因为太过爱你。”


“你总是能够轻易地让我开心。”雷狮紧紧拥抱着金的腰身,像影子一样死死缠着不放。


“你应该明白,存活在世界上的人都是自私的。他们的世界或轻或重地沾染上黑色,不能褪去只会加深,而你在这里面是个异类。你太过干净了,你在这样的世界里只会像只小白鼠,任、人、宰、割。”


雷狮看着金失神的眼神,亲笑一声,“所以,何不顺从你的心呢?”


“我的…心?”


“是的,你的心告诉你,你爱我。”男人的身后冒出一对巨大的黑色翅膀,蛊惑人心的紫眸饱含宠溺和温柔,“那么,告诉我,你爱我吗?”


“我…我爱你…”睫毛颤了颤,一颗晶莹的泪珠沿着脸颊划下。金倒在男人的怀里,揽着他的脖颈,“我爱你…我爱你…”


雷狮愉悦地煽动自己的翅膀,激荡的内心令他忍不住低头一口咬在少年白皙的脖颈上。


“从今以后,你只能和我一同堕入地狱。”


…………


……


传说王国外的某个山上有一个“恶魔的宫殿”。那是魔王的寝宫,藏着魔王所有珍贵的宝物。而其中最令他魂牵梦萦的,正是圣殿记载中堕入地狱的圣子,金。

                                     


                                                             ♥


评论(18)

热度(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