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吃可爱多了吗

退圈了

卡金/soki《给你一口小甜饼尝尝》

/ @是个瓜皮花 花花的卡金点文
/花花 不要揍我 我写偏了
/不肯透露姓名的小懒鱼提供的梗
/我已经尽力了(跪
/OOC预警 慎阅

缈缈の魔法小屋

血。

到处是血。

金紧缩成一团,呆望着眼前的黑色匣子,那个永远隔开他和卡米尔的黑色匣子。

好吵,好脏。

急促的刹车,无声的尖叫,破碎的玻璃,蔓延的血液。

甜蜜幸福的一幕幕在金的脑海中以幻灯片的模式放映,最后只剩下黑发少年推开自己自己时嘴角扬起的微笑。

他走了,节哀。“好心人”在耳侧说道。

谁?卡米尔吗?别开玩笑了,他只是去买一块蛋糕而已。

金搂紧自己,试图用这样的方式给冰冷的自己带来一丝温暖。心脏仿佛被人开了一个大洞,剩下伤口流出温热的血液。

夜色越发浓郁。

只穿着单薄衬衣的金摇摇晃晃地站起,迷茫地看着再没有卡米尔的街道。

……要回家了啊,卡米尔会担心的。

金揉揉发红的眼睛,侧头看见街道边的镜子反射出他孤独的身影。

金不自觉走近,微凉的手指轻轻抚上镜中的身影。耀眼的金发转变成深沉的墨色,眼眸也渐渐染上抹不开的湛蓝。

金爱恋地望着这个熟悉的面孔。

他们是如此的相同,却不会是同一个人。

……



啪嗒——

啪嗒——

脚步声在寂静的夜晚响起,带来无限的恐惧。

卡米尔捂住自己的嘴,不让自己急促的呼吸暴露自己的行踪。

绝对,绝对不能被他们抓到。

被锐利的玻璃碎渣划破的手掌满是血迹,但卡米尔却没有余力去顾暇这个了。他安静地等待嘈杂的脚步声渐渐远去,直到完全消失不见后才扶着墙壁站起来,被动作牵扯的伤口再次流出鲜血。

失血过多带来的眩晕感令他一贯清醒的意识模糊起来。

向前走了几步,最终还是承受不住痛苦倒在地上。卡米尔闭上眼,在意识消失前听见了由远到近的脚步声。

果然还是,逃不掉啊。

……

“嗯,嗯。格瑞,无论怎么样我都想留下他。我知道,嗯,这个我知道,但看到他的第一眼我就知道我不能抛弃他……好,麻烦你了。”模糊不清的男声在耳边说着什么。

卡米尔翻了个身,压到了后背的伤口。

“唔……”卡米尔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眼前温馨又陌生的布置印入眼帘。猛地坐起,卡米尔抽出床边的水果刀藏在被子下。

金挂了电话,转过身就见卡米尔忌惮地看着他。

“卡米尔,你醒了!”金惊喜地想要上前摸摸卡米尔的额头,却被卡米尔用刀指着心口,他的眼里是自己从未见过的戒备。

“你是谁?”卡米尔紧握着手里的武器,“还有,你怎么知道我叫什么?”

“这个…”金吞吞吐吐,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卡米尔皱了皱眉,猜测到:“你派人调查我了?”

“啊…嗯,对不起。”金懵了一下,立刻接受卡米尔给自己找的现成的理由。

“你有什么目的?”

他只是一个私生子,无权无势,在雷家没有半点地位,要不是雷家的三少爷护住他,自己连怎么死都不知道呢。

那么,这个男人救自己有什么目的,是绑架自己好来威胁雷家?

“如果你要打雷家的主意,那么你就别想了。我只是个私生子,他们是不会牺牲利益来救我的。”卡米尔盯着金的表情,脑中已经在思考如何从这个男人手里逃出去。

金丝毫不知道男孩的想法,他只是心疼地看着卡米尔脖颈处的勒痕,恨不得凑上去抱住他,给他一点温暖。

卡米尔的童年的这样的吗?没遇到我之前,他就是这般艰难的活着?

眼泪顺着金的脸颊缓缓下淌,掉落在卡米尔的手臂上。

这是…泪?

卡米尔诧异地抬头,看见男人的眼瞳中毫不掩饰的心疼和怜惜。

卡米尔张张嘴,坚硬的心被男人的泪破开一个小口。他像一只没有父母在旁的雏鸟,既想看看这个世界,却又害怕世界的黑暗会让他受到伤害。

到底是不足十岁的孩子,卡米尔的眼底渐渐溢出泪水。

他太累了。

母亲的虐打,父亲的忽视,仆人的欺凌。这一切,将他尚余的童真死死锁在心底,只留一张冷漠的面具示人。

委屈冲破心的枷锁,像没有阻挡的洪水,迅速占满他的心房,令他忍不住掉下了眼泪。

金的喉咙哽咽住了。

在自己面前一直是温柔的,强大的,仿佛没有什么事情能打倒他的卡米尔竟然,哭了。

眼前捂住眼睛的男孩抽噎着,从指缝中下落的眼泪砸在被子上,也在金的心中砸出一道不可磨灭的痕迹。

这是,他的卡米尔。

金擦去眼角的泪,露出了惯有的,能战胜一切的笑容。上前搂住瘦弱的孩子,金温柔地问道:“你愿意,跟着我吗?”

卡米尔在金的怀抱里僵住,陌生人的靠近令他十分不适。但是,他渴望男人的温柔,也眷恋男人的怜惜。

“……好。”

金惊喜地睁大眼睛,微笑着将男孩的头靠在自己的胸口,向他宣誓:“卡米尔,我会好好保护你的。”


“好热啊~”金苦着脸抱怨道,明明比卡米尔大了十多岁,看起来却比卡米尔还小。

卡米尔任由金攥着他的手。在炽热的高温下,十指相扣的手渗出黏糊糊的汗,两人却谁也不舍得放开。

拿出手帕擦了擦金额头的薄汗,卡米尔向街道两旁看了看,指着一家奶茶店提议道:“你先去那里坐一会儿好吗?我去买。”

闻言金摇摇头,低声道:“不要。”

卡米尔被金弄得没脾气。

今天是两人在一起四年的纪念日,他们早就预定好了一个蛋糕,但不巧的是店家没时间送,他们只好自己过来拿。然而金不配合的态度令卡米尔有几分无奈。

早就成年的男人在他面前始终像个孩子一样缠着他不放,无论是送他上学,亦或是两人上街购买生活用品,总是和他寸步不离,仿佛他一撒手,自己就会消失不见一样。

想到这里,卡米尔心里觉得有点甜。勉强压住疯狂上翘的嘴角,卡米尔习惯性地柔声哄到:“乖一点,那里有空调比较凉快。你坐一会儿,我很快就回来。”

热到头脑发懵的金闻言,抬头看了看不远处的奶茶店,又回头看着自己的小男朋友,犹豫片刻道:“那好吧,我先去坐着。你一定要快点回来啊!一定啊!”

“好好好。”卡米尔将家门钥匙递给金,边转身离开边答应道,“我很快就回来。”

……

吱——

轮胎划过道路发出刺耳的摩擦声。

钥匙重重地摔在地上,印着两人合照的钥匙环摔得粉碎。

是谁的血液溅到我了?

急忙抬手用袖子蹭蹭脸颊,金蹲下身用卡米尔留给自己的手帕拼命擦自己沾着红色的鞋尖。

卡米尔会不高兴的,他最讨厌脏了。

擦了许久,直到鞋尖白得发光,金才满意地停下手中的动作。

这下卡米尔就不会怪我,愿意和我回家啦。

金歪头露出一个笑容地握着卡米尔越发冰凉的手,软乎乎地问道:“卡米尔,我们回家,好不好?”

“……”

路边的镜子反射着眼前的一切。然而诡异的是,倒在血泊里的不并是黑发少年,而是…



我又回来了?

卡米尔震惊地看着周围熟悉的环境,失而复得的喜悦几乎令他站不住。

“这次,我一定会保护好你的,金。”卡米尔稳住身体,颤抖的指尖划过镜面,留下浅浅的“金”字。

烘干滴着水的手,卡米尔低头走出公厕。

那个地方很不好找,现在只剩十分钟了,他要提早到,不能让金受到一点的伤害。

卡米尔带上帽子,将面容完全遮挡在黑暗中。

幸好,一切都还来得及。

缩在角落里的金发孩子惊恐地看着他,眼睛因为恐惧睁到最大,在巴掌大的脸上显出几分可怖。

卡米尔朝孩子伸出手,用孩子从未听过的温柔声音说道:“我来带你回家。”

带我回家吗?

金毫不犹豫地伸出手,搭在来人的手上。

我等待这句话好久了,即使这是谎言,我都甘之如饴。

……

一切都和过去一样,任何事情都没有发生改变。

卡米尔看着金在自己的照顾下长大,看着他孩子气的一面,看着他在自己面前露出羞涩的笑容。

“卡…卡米尔。”金面色通红地看着眼前这个将自己拉出黑暗并且照顾自己长大的男人,“我喜欢你!”

卡米尔将少年拥入怀中,柔声答道:“在一起吧。”

金喜悦地靠在卡米尔怀里,没有注意到男人眼底的晦涩。

然而,命运是个爱捉弄人的伪善者。

8月12号。

一切的终点,也是一切的起点。

纵使他再三小心,事情又一次发生了。

卡米尔蹲下身搂住渐渐冰凉的少年。

这次,连眼泪都没有了吗?


卡米尔惨死的模样在脑中挥之不去。

金痛苦地捂住眼睛。

如何才能保护他,难道这才是他们的宿命吗?

他不相信。

再次轮回的金如前几世那样找到了昏倒在巷子中的卡米尔,也毫不费力地得到了他的爱。

这次一定要,一定要让他活下来。

恐惧压在金的心上。他快要崩溃了。

卡米尔看着温柔的爱人一日日沉沦在痛苦中,却无能为力。

他不知道爱人经历了什么,也打听不出什么。

爱人既无亲戚也无朋友,除了日常活动以外和他寸步不离。只要他站起身离开爱人的视线一会儿,爱人就惊慌失措地四处寻找他。

爱人需要心理辅导。卡米尔想。

金不知道卡米尔心里所想,如果知道了也恐怕会赞同他的想法。

自己真的快要疯了。

他总是会在镜中看到自己小时候的身影,那个他的身边仿佛还有着什么人。画面中有时出现一只陌生的不属于他的手臂,有时则会出现一缕墨色的头发,他听见镜中的自己朝他人喊:“卡米尔”。

渐渐的,沉浸在幻象中的金发现自己的手臂出现一道伤痕,很深却一点都不疼。

卡米尔担忧地给金裹上绑带,责怪道:“小心一点啊金,我平时上学的时候你不要乱动什么刀,你想吃什么我帮你切好就是了。”

金点头,转身在卡米尔看不见的地方松开了绑带。

1……2……3……7……

果然,伤口又多了。

找借口躲进浴室的金摸了摸镜子,从镜中看见男人用刀在他的手臂上划下一道口子。

鲜红的血液争先恐后地溢出,一滴滴掉落在地上雪白的地毯上。

金低头,看见脚边蜿蜒的血迹。

抬头。

干净的镜面缓缓出现一串模糊的字符。

8月12日。


卡米尔出神地盯着街道边的镜子发呆。

金猛吸一大口手里的奶茶,伸手在卡米尔眼前挥了挥,“嘿,卡米尔!”

“啊,怎么了?”卡米尔回神,看向坐在桌子对面的金。

金晃了晃腿,用脚尖抵住卡米尔的鞋尖。

“你最近怎么老是心神不宁的?”金担忧地看着卡米尔的眼睛,想从他的眼中看出什么东西,“遇到什么事情了吗?”

卡米尔抬手擦去金残留在嘴角的奶油,笑道:“怎么会。”

是吗?

金没有再追问,侧头沿着卡米尔刚才出神的地方看去。

是,一面镜子。

一面再普通不过的镜子。

金看了半响也没发现这面镜子有什么特别的,他转转眼珠,狡黠地笑起来。

“卡米尔,我知道你的秘密哦。”

卡米尔一愣。

金站起身,冲卡米尔做了一个鬼脸:“我要先去找到这个秘密,让你瞒着我这么久!”说罢,飞快地跑出门外。

卡米尔心中一紧,熟悉的窒息感死死缠绕着心脏,令他喘不过气。

“金,别跑。”卡米尔大步上前,试图抓住金的手。

“我才不呢!”

金挥开卡米尔的手,朝街道对面的首饰店跑去。

哼,偷偷订了这么贵的戒指却不和我说,卡米尔真是大笨蛋。

金抿着嘴笑起来,甜蜜充斥着他的心,也遮住了他的眼睛。

没有人能逃开命运的掌控,没有人。

…………

……

血。

到处是血。

金紧缩成一团,呆望着眼前的黑色匣子,那个永远隔开他和卡米尔的黑色匣子。

滴答。

金迷茫地抬头,看着天空落下的雨。

那时,有雨吗?

金喃喃地自言自语道。

那时?哪时?

金摇摇晃晃地站起身,被玻璃划破的大腿渗出点点血迹。

“好冷啊……”

金打了个寒战,毫无血色的嘴唇微微发颤。

路过一面镜子,金忍不住停下脚步。

是开米尔看着的那面镜子呀。

金站在镜子前看了看。

镜中是一个黑发的少年,既熟悉又陌生。






【滴!你们看懂了吗?嘛不管你们相不相信,反正我没看懂。亲亲麻吉脑洞太大,我功力不深厚,根本压制不住。】
【稍微解释一下。现实世界的卡金是情侣,卡米尔意外因车祸而死。
金带着记忆回到卡米尔小时候,拯救并抚养他长大,两人成为情侣。在相同的同一天,也就是下文提到的8月12日这天,卡米尔再次身亡。
实际上镜子中反映的是卡米尔的意识。在卡米尔眼中,现实世界中死去的是爱人而非自己,所以他带着记忆回到过去抚养了金。
两人都认为自己的爱人死掉了,所以不停地穿越时空去改变他们的命运。
看着爱人在自己面前死去两次,金渐渐地出现心理疾病,他总是会在镜子中看到视角不同的幻象。镜中他是个孩子,而视角的所有者不知是谁。
相同时间段的卡米尔开始察觉到不对劲,他从收养的金房中找到一本日记,署名竟然是自己的名字。卡米尔记起8月12号这天就是意外发生的日子,也发现了另一个自己的存在。
所以他不停地用刀划自己的手臂,并在镜子上写这出这个日期,想要警告另一个世界的自己。
8月12日,卡米尔视角的金闯红灯。就在金要被撞死的时候,卡米尔推开了他。
金站起来,看到了镜子中的卡米尔。
一切都和开头的一样。
轮回,继续。】

【8月12日,到底是什么日子呢?

……是我开学的日子】

评论(30)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