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吃可爱多了吗

退圈了

all金/缈懒《就是不带瑞哥玩略略略》

/300fo点文 让你等了八百年qwq @ひとみ
/关于嘉雷安卡为何喜欢上金(瞎jb乱写)
/这篇是和亲亲麻吉一起完成的!
/ @不知道取什么名字 ←就是她这个宝贝
/按照要求不带瑞哥玩 还有欺负雷哥了嘿嘿
/OOC预警  慎阅






缈缈の魔法小屋




【嘉德罗斯场合】



“嘉德罗斯大人,能接受我的提问吗?两分钟就好!”

嘉德罗斯眼都没抬一下,用大罗神通棍推开来人继续往前走。

提问者小心翼翼地跟在他身后,再接再厉道:“真的只要两分钟,不,一分钟就好!请问你为什么喜欢参赛者金?”

大约是听到熟悉的名字,嘉德罗斯一顿,在提问者惊喜的目光中转过身。

“问我为什么喜欢上那个渣渣?谁喜欢他了?”被不知死活的人堵住去路的嘉德罗斯闻言不屑地嗤笑,看着提问者好似在看一只虫子。

“可…可是按照数据,嘉德罗斯大人在面对参赛者金的时候心跳比往常跳得更快啊。”

嘉德罗斯沉默地盯着提问者看了一会儿。

提问者被他看得心里发毛,正要低下头时,鼻尖前不足两厘米出现一根黑黄相间的棍子。死亡的恐惧感吊在他的头顶,一股强大的威压袭来,提问者脚一软跪在地上,膝盖也因用力过猛磕破,从裤子中渗出血迹。

“快滚吧,你要感谢我没有对弱者出手的兴趣。”

提问者抖了抖身子,刚要说些什么,就感觉身上的威压又重了几分。

“好…好的,我这就走,这就走。”

嘉德罗斯继续自己前进的步伐,平静的心底却泛起层层涟漪。

为什么喜欢上那个渣渣吗?

谁知道呢。渣渣那么弱,连自己的一击都承受不住。想必也只有他体内的另一个灵魂能勉强和自己过几招吧。

我只承认强者。嘉德罗斯对自己说。

第一眼看见他时,他正从坠毁的飞船上掉下来,飞快地扑向自己。要不是雷德和蒙德祖玛出手打飞他,渣渣怕是要被自己揍死了。

说起来渣渣倒是有一个特殊能力,即使是受到多大伤害,他都能拍拍衣服站起来。哼,即使这样,渣渣还是渣渣。弱得连让我想捏碎的心都没有。

“格瑞——”他朝格瑞张开怀抱,眼中只有格瑞的身影。

看见格瑞就那么开心吗,即使被推开也傻乎乎地扑上去?

嘉德罗斯越想越生气。他停下脚步,大罗通神棍一挥,所到之处留下一片废墟。

此后他和那个渣渣再没交集,对他的印象也只停留在“格瑞身边屁用都没有渣渣”罢了。

那么,转折出现在哪里呢?

是他偶然看见的渣渣的另一面吧。

那个他,是深不见底的深渊。

和他如出一辙的金发堕落成惨白的银发,干净纯粹的蓝眸变成令人作呕的血色。他不再是原来的他了,浑身缠绕着嗜血气息的渣渣成为了另一个人。

嘉德罗斯曾亲眼看着那个他用矢量缠绕绞死了一个参赛者。血污溅得到处都是,他站在一片血色中舔舐着指尖的鲜血,笑得肆意。

恶心。还不如之前那个渣渣。

接着,渣渣变回来了。他好似不知道自己体内的另一个灵魂有多么强大,依旧执着地修炼着。

我只是关注一下将来的对手罢了,没什么其他意思。嘉德罗斯如此说道。

是的,对手。他承认渣渣拥有无限的潜力。只要修炼下去,足以成为与自己匹敌的人。

可是他没想到,对一个人过多的关注使得他的视线越来越习惯在人群中寻找那个渣渣,也越来越长时间将视线停留下渣渣的身上。

他沉寂的心,动了。

即便渣渣一直跟在格瑞身边又怎样,他想要的东西,还从来没有得不到的。

嘉德罗斯从沉思中抽离,在一个拐角站定。

金在拐角出现。歪七扭八的小路令路痴的他十分头疼,他苦着脸,崩溃道:“到底该怎么出去啊!?”

机会来了!

嘉德罗斯眼睛一亮,接着出声嘲讽道:“渣渣就是渣渣,连路都找不到。本王可以…”

“啊啊啊啊是嘉德罗斯!”金被眼前的人吓了一跳,紧接着把腿就跑,“格瑞!你在哪啊?金发自大狂出现了!”

“……”

妈的。渣渣我迟早揍死你。我一点都不喜欢渣渣!一点都不!






【卡米尔场合】




“为什么,喜欢金吗?”卡米尔抬眼看着远处的天空,深蓝的眼睛宛如繁星点缀的夜空。

第一次看见金,是在凹凸大厅。他和那个叫紫堂幻的召唤师一起,解决了一只暴走的召唤兽。

“因为和自己无关,就可以心安理得地在一旁看戏吗?”

“但我偏偏看不下去!不管是多强的怪物,不管和我有没有关系,遇到这种家伙,我就一定要全力打倒它!”

少年紧握住那个召唤师的手,坚定的双眼熠熠生辉,烫得卡米尔唰得收回视线。

真是个,天真的人呢。

做没有把握的事情,,从来不是自己的风格。于是他转身离开了,心里却隐约留下了金的身影。

真正的初次见面,是在他们寻找鬼天盟的路上。

他真的很有天赋。尽管晚到了两个月,依旧有躲避佩利攻击的速度。金,对大哥来说会有利用价值吗?

卡米尔盯着金的侧脸沉思,却被少年下一句的话弄得哭笑不得。

“你们是谁来着。”

卡米尔第一次感受到无奈。雷狮海盗团都不知道吗?真是迟钝啊。

喜欢上金是为什么呢?

卡米尔将视线移到提问者身上,低声回答道:“因为他是金。”

因为他是金。他会为了朋友奋不顾身,他会为了梦想坚持不懈。无论面对多强大的对手,无论前方的道路是多么凶险,他总是笑着说道:“没关系!我们能做到的!”

他保护召唤师的身影和大哥保护自己的背影渐渐重合,却转化成他的样子,在自己的心底永久住下。

无趣空白的世界有了他增添了几分色彩,如黄昏时分天边艳丽的晚霞,美得震撼人心。

卡米尔意识到自己开始注意金的时候,他正指挥着飞船瞄准着金。

毋庸置疑,这是他第一次的失手。漏跳一拍的心脏,颤抖的指尖,以及其他三人诧异的眼神,无不彰显着他的异常。

心脏仿佛被人用手攥住带来的窒息感让他明白,他再也不忍心将少年推向死亡的边缘。

“卡米尔你怎么搞的!让我来!”佩利大声嚷着,奋力从位子上拽开他。

“放手。”没有人可以伤害他。

令他迟疑的人,无论是不会是真的动心,他都会抓在手里。

帽檐下的双眸惊起从不外露的波澜,曾经平静如水的心此时波涛汹涌。占有的欲望侵占他的内心。

也是,雷王星皇室中没有一个平凡的人,作为私生子的自己也不能避免呢。

卡米尔歪歪头,从回忆中醒过来,在提问者看不到的地方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

“因为他是金?这是什么意思?”提问者不解地挠挠头,刚要再深入细问一下,就听见不远处传来一声元气十足的高喊。

“啊!卡米尔!”迷路的金看见那个熟悉的身影,喜悦地跑过来抓住卡米尔的手,问道,“你怎么在这里呀?”

“路过。”卡米尔面无表情地回答,浑身的气息却软和了下来。

“我又迷路了。”金不好意思地摸摸后脑勺说道,紧接着注意到卡米尔身边站着的陌生人,“你…是谁啊?第一次见到你呢!你好,我是金。”

“我是提问者,这次是来问卡米尔为什么喜欢——”

卡米尔打断提问者的话,转移金的注意力,“我带你出去吧,我知道路。”

神经很粗的金愣了愣,“啊?哦哦好的!”

跟着卡米尔转身离开,金好奇地向卡米尔询问:“卡米尔,那个人是来干嘛的?问你为什么喜欢什么东西?”

“嗯,来问我为什么喜欢蛋糕。”

金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卡米尔,道:“还能是为什么,因为蛋糕超好吃啊!特别是卡米尔做的,宇宙第一好吃!”

“是吗?谢谢。”卡米尔淡淡地回答,手指却渐渐收紧,好像把什么东西牢牢抓在手里。

你跑不掉的。







【雷狮场合】




“杂碎,靠边一点。”雷狮不耐烦地看着靠近自己的提问者,紫眸内是毫不掩饰的烦躁。

“雷狮大人,你的弟弟卡米尔已经回答过问题了,请您配合一下,只耽误您的一点时间就好。”提问者点头哈腰,却惊恐地看见雷狮将扛在肩上的雷神之锤对准自己。

“怎么,卡米尔回答我就要回答吗?”雷狮抬手看看手指,懒洋洋地说道。

看似慵懒的如一只猫儿,但语气中的威胁却不容忽视。提问者垂下头,缩着自己的脖子不敢再说一句话。

“不过,卡米尔果真回答了你的问题?”垂眼看见发抖的提问者微不可见的点头,雷狮哼笑道,“果然如此。”

眼底是化不开的深沉。雷狮眼神晦暗,神色莫名。

他一直都清楚跟在自己身边的弟弟喜欢那个小鬼,那个干净的少年。

一开始他只是好奇,是怎么样的人会引起卡米尔的注意。

“为什么你们不帮帮他?明明你们都很强啊!”小鬼愤愤喊出的话在大厅中回荡,却得不到一丝的回应。

真可笑啊。像只黏在蛛丝上的虫子,在没看到猎手时永远保持着那渺小的希望不肯放弃,既可悲又碍眼。

为什么要帮他?只是一个连自己都保护不了的杂碎,安静地死去是最好的选择。

嗤,愚蠢的小鬼。

雷狮嗤笑一声,忽视掉心中的一丝不适转身离开。然而没走几步,他却发现身边熟悉的脚步没有响起。

他侧头一看,卡米尔正盯着小鬼的背影出神,专注的样子仿佛在看自己的全世界。

“卡米尔,走了。”

卡米尔一顿,收回视线,淡淡地应了一声。雷狮却从他的眼里看到了从未有过的亮光。

“有意思。雷狮饶有兴致地喃喃道,将这个有点不同的小鬼记在心里。

没想到这一记,就一直记在心底。

小鬼护着他人的身体是如此的瘦弱却又如此的执着,颤抖的手臂紧紧地护着身后之人。睫毛因为恐惧轻轻颤抖,蓝眸瞪到最大,好像一只小兽,自以为可怖实际上却奶声奶气地恐吓着身前强大的敌人。

这愚蠢的友情真令人作呕,但是——

扑通——扑通——

是谁的心在那刻乱了?

同时,一股未知的愤怒,如同一点星火掉进干柴堆里,即便再渺小,也能够随着时间的推移变成巨大的火球,在他的心底耀眼得无法直视。

是我的心在乱,也是我在妒忌那个没用的召唤师能够受到小鬼的保护。

雷狮气恼地接受了这个对他来说他难以置信的事实。

这个前不凸后不翘的小男孩,竟然牵动了他的心。

小鬼似一团热烈的火焰,不管不顾地在他的心里横冲直撞,点燃了海盗想掠夺和占有的欲望。

可是,这没必要告诉别人,更没有让这个不相干的杂碎知道。

雷狮抬头看着蔚蓝的天空,仿佛看见小鬼的眼睛一般,看似谁都能够在这片天空留下痕迹,可仅仅是留下痕迹就够了吗?这可不能令雷狮满足。

看到好处就要抢,看到鶸就要踩,看到机会就要上 。

这才是身为一个海盗要做的。

雷狮抬手,朝天空做出一个类似抓取的动作。

那个小鬼,就是我雷狮,不得不抢的宝贝。即使他被许多人窥视又怎样,他的最终归宿,可是我雷狮的怀抱。





【安迷修场合】




“等…等下,不要那么大声地说出来啊!在下还没打算那么早就让金知道呢!”安迷修急忙捂住提问者的嘴,红着脸观察四处有没有其他人路过。

“呜呜…”提问者奋力掰开安迷修的手,喘着气道,“您放心,边上没有其他人,问之前我已经观察过了。”

安迷修闻言松了口气。他拍拍胸口,小声道:“你,你怎么知道在下喜欢金,在下平时隐藏得很好啊!”

“噗,您可别开玩笑了。平时站在参赛者金身边僵得和一块雕塑的是谁?”提问者知道安迷修是排行前十中少有的绅士,因此毫不害怕地调侃道。

安迷修害羞地捂住眼睛,指缝中露出的皮肤泛着粉色,显然对自己的心思十分的羞涩,看不出他也是曾经从血泊中出来的样子。

提问者耐心地等待安迷修冷静下来。过了好一会儿,安迷修才放下捂住眼睛的手,只是耳尖来残留着些许红色。

“金是个温柔的人呢。”安迷修温柔地回答了这个问题,没有理会提问者惊讶的目光,他放空眼睛,好似透过虚空看到了少年的笑颜。

他和金相似却又不同。相似的是他们都有要守护的人,不同的是守护的人不一样,守护的方式也不一样。

金的守护,是带着温柔和包容去对待他认为珍贵的一切。即便面对的是恶人,也愿意在不触及他的底线的情况下施以援手。

而他呢?站在血泊中,用恶人的血浇灌骑士道,用恶人的尸体堆砌出光明,塑造出一个无私的骑士形象。

你是最后的骑士。耳边的人这般说着。于是他一味的追求骑士道,即使他不懂那到底是什么。

从小师傅就告诉他,唯有坚持骑士道才能保持他纯真的本心。邪恶是错误的,无论有什么理由,只要被判定为邪恶,那么就应该被消灭。

师傅这般说,他也这般坚持着。

也因为如此,他踩着无数恶人的尸体,一步步登上大赛第五的排名。

他从未见过纯洁的灵魂,哪怕是他亲手救下的艾比和埃米,也会因为积分而偷袭别人。

人都是这样的。为了私欲,人类可以心安理得对无辜之人出手,接着用大义凌然的话语和道貌岸颜的形象掩藏自己腐烂肮脏的内心。

他对自己说,没有人能够幸免,即使是满口骑士道的自己。

但令他惊喜的是,他寻找到了这辈子所遇到过的最纯洁的灵魂。一个从不掩藏自己的,代表光明的少年。

他叫金。

金。

安迷修呼唤着这个名字,内心封锁的木匣猛地打开,喜悦和温暖争先恐后地冲破牢笼,填满他空虚迷茫的心。

说来可笑,他对金的第一感觉,竟然是淡淡的嫉妒。

是的,嫉妒。

从他坚守骑士道以来,他就一直在努力追求女孩子的崇拜和喜欢。

然而上帝好像和他开了一个玩笑,无论他如何向那些可爱的小姐示好,女孩们都对他总是退避三舍。

我真是失败啊。安迷修无奈地想着。

但金却能轻而易举地做到。

艾比小姐崇拜地看着少年的背影,眼睛闪闪发光,“哇——好帅~”

安迷修沿着艾比的视线看了一眼被众人围住的少年,低声自言自语道:“好像…是有点帅。”

可不是嘛。少年即便站在实力比他还要强的人中间,依旧耀眼得让人无法忽视掉。他就像冬日里的一缕阳光,只要一出现,就会让人不由自主地将目光投在他元气满满的笑容上。他的笑容仿佛有这神奇的魔力,只要看上一眼,就会不自觉地跟着他勾起嘴角。

与少年正面对抗是他从未料到的。

金的朋友,也就是存在感极弱的召唤兽紫堂幻,黑化了。

浓郁的死亡气息缠绕在紫堂幻身上。安迷修只看一眼,就断定这人已经完全堕入黑暗的怀抱了。

对于已经投向了黑暗的人,已经是无药可救了,只有下辈子,他才能再次重新做好人。

他举起双剑,刀尖直直刺向那个曾经软弱的召唤师。

“不,你不能杀他!”少年护着身后的好友,看向他的眼睛写满了失望和不敢置信,“他是紫堂幻啊!”

“金,让开,他已经不是往日你认识的那个紫堂幻了。”

安迷修握紧手中的双剑,刀尖只迟疑了一秒,紧接着又直指紫堂幻。

“可是,紫堂幻是我朋友啊,哪有人会选择抛弃朋友?那样的人根本不配作为别人的朋友!”

金对着安迷修的眼睛,坚定的眼神如一把匕首,轻易地使击中安迷修的要害,让他动摇起来。

为了大道,你应该舍弃那些不必要的善良。师傅的话在脑内回荡。

“……”

他渐渐放下手中的双剑。

这有违他的骑士道,但那又怎样。

骑士的职责是守护,而不是杀戮。

最后的骑士亲手推开自己从小坚持的信念,只为少年能一展笑颜。

啊~安迷修心底的小人捂住了自己的脸。我好帅~

提问者匪夷所思地看着眼前的大赛第五越来越诡异的笑容,摸不着头脑。

“所以呢?因为他很温柔吗?喂!安迷修大人,回回神啊!”







    ♥

评论(23)

热度(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