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吃可爱多了吗

退圈了

all金/soki《金哥争霸赛:红绿灯组vs雷狮海盗团》

/大概是《学生YY谈恋爱》的小番外?
/全员金哥吹!今夜我们都是金吹(举杯)!
/不是正经的辩论赛 规则改动注意
/前方大段语言描写 注意
/soki快死了 期待有小可爱亲亲抱抱我
/ooc预警 慎阅

缈缈の魔法小屋

会议大厅的门轻轻合上。

裁判球举起话筒试了试音,“喂—喂—听得到吗?”

台下观众们小声地回答:“听——见——了——”

嘉德罗斯一脚踹飞裁判球,金眸狠狠瞪了一眼,“喂什么喂,再喂把校长引过来了。蠢货。”

裁判球既不敢怒不敢言,委屈地爬回原地,正色主持道:“好。各位勇气过人的同学们,大家晚上好!欢迎大家来到我们凹凸学校第一届偷偷举行的辩论赛,今天我们辩论的主题是‘金哥到底属于谁’。因为是背着校长偷偷举行的,所以我们凡事要快!那么我们开始吧!”

“今天的参赛选手有代表正方的‘红绿灯组’!掌声欢迎!”

一辩嘉德罗斯冷哼一声,双腿靠在桌子上,仰着包子脸,态度十分嚣张。二辩雷德朝观众挥挥手,挑衅地朝反方竖起中指。三辩蒙德祖玛依旧沉默,低头整理自己的资料。而四辩位子上坐着的人令观众大跌眼镜,竟然是和嘉德罗斯不对付的格瑞!格瑞沉着脸,显然对加入“红绿灯组”十分不满。

“咳,正方的观点是‘金哥属于红绿灯组’。接下来掌声欢迎反方‘雷狮海盗团’!”

反方一辩毋庸置疑是雷狮。雷狮松了松领子,俊朗的脸因为勾起的嘴角增添了几分邪气。二辩帕洛斯摸摸下巴,笑的不怀好意,好似在打什么坏主意。三辩卡米尔侧头看着正方二辩的中指,仿佛看着一个傻子。四辩佩利一拍桌子,震得桌子上的资料弹了弹。接着高高地骄傲地向正方二辩竖起两根中指。

“反方的观点是‘呸!金哥是雷狮海盗团的’。哈哈哈哈…看来正反方战意十足啊!”裁判球擦擦并不存在的冷汗,打着哈哈。

佩利心满意足地看着雷德吃瘪的样子,向裁判球嚷道:“逼逼叨叨啥呢?赶紧的!本大爷要去找金哥吃烤肉的!”

裁判球一哽,立刻说道:“时间关系,我们就跳过大家都熟悉的规则介绍。那么,接下来进行第一阶段:开篇陈词。首先有请正方一辩发言,时间为两分三十秒。开始!”

嘉德罗斯站起,抖抖稿子道:“亲爱的虫子们:首先我允许你们抬起狗头看看我们头顶的标牌,我相信‘金哥属于红绿灯组’这八个大字大家都能看懂,也就不进行一一的解释了。要是有那个大脑发育不健全的智障儿看不懂,快滚去小学重读读六年。我方之所以说‘金哥属于红绿灯组’有三个原因。第一,金哥,也就是我们五班的渣渣班主任,长得一般般,也就那双蓝眼睛能见人;能力一般般,除了把我们从年段倒数第一带到年段第一外屁用都没有。这样的渣渣也只有我不嫌弃了,所以当然属于我们红绿灯组。第二,我是五班的班长,在班上有绝对的权利,所以占有渣渣这件事完全不在话下。如果有不服的,我在五班等你。第三,芦荟头不是我们红绿灯组的,即使我们赢了比赛,渣渣也没有他的份。以上,我的陈述结束。”

“……”观众席一片寂静。

格瑞咔嚓一下捏瘪了手里的矿泉水瓶,水溅了一地。

好样的,菠萝头。

“哈啊哈哈哈…正方一辩的发言真有趣哈。接下来有请反方一辩发言,时间两分三十秒!”

雷狮喝口水润了润嗓子,势在必得地站了起来。他指指头顶,道:“杂碎们,看见我头上的字了吗?金哥必须是我们雷狮海盗团的。原因有二:第一,是谁让金哥在开学第一天不辞辛苦地找了半天?是我们‘雷狮海盗团’!是谁让金哥在太阳底下晒了一下午却没有怨言?是我们‘雷狮海盗团’!金哥对我们这么上心能有什么其他原因?可不就是对我们爱得深沉嘛!第二,不是我故意炫耀,金哥可是问过我要不要做那啥的哦(详情第二章)!你们这群毛都没长齐的杂碎靠边一点,金哥我们雷狮海盗团就收下了。以上,我的陈述结束。”

佩利拍拍他宽厚的手掌,震耳欲聋地啪啪声响得卡米尔险些耳聋。

“雷狮老大说得好!”佩利嗷了一嗓子,接着摸不着头脑地问道,“那事是什么事?”

裁判球放下捂住耳朵的手,强壮镇定地继续主持:“感谢两位的陈述,接下来进行下一阶段:攻辩。有请正方二辩选择反方二辩或三辩进行攻辩。”

雷德瞅了瞅长着一张一肚子坏水的脸的帕洛斯,果断选择看起来比较安静的卡米尔,“我选择反方三辩。”

“哟,对面的找死呢。”雷狮低声笑笑,靠在椅背上淡淡地撇了一眼兴奋的雷德。

卡米尔向下扯了扯围巾,问道:“请问正方,你们哪来的脸说金哥没有外貌?众所周知,金哥在凹凸高中‘全校最帅男教师’以及‘全校最美女教师’两个排名中都排行第一。除去平时帅得掉渣的男装不说,在上个月的文艺汇演中,金哥反串的大小姐堪称一绝。我清楚记得,你方一辩盯着金哥的脸看了一整个汇演。对此,你们有什么解释?”

雷德没想到,看似弱得一匹的卡米尔竟然语出惊人。他不敢置信地回看了一眼身侧的老大,简直不敢相信卡米尔口中那个痴汉十足的人是自己的老大。

“老大那只是…只是傲娇!对!傲娇!你要知道,金发的不是傲娇就是天然,我们老大显然是第一个。傲娇口中的话咱们需要反着听。长得一般般?那不就是貌美如花,貌似潘安吗?金哥的美貌我们有目共睹,老大那番言论实际上是爱在心口难开啊!为了掩饰心中几乎快要蓬勃而出的爱恋,老大不得不选择傲娇这一步。天哪,这就是真爱啊!所以金哥肯定属于我们红绿灯组!”雷德噼里啪啦地吐出一堆话,讲完之后甚至都觉得自己的想法非常有道理,简直就是事情的真相!

为此,他朝老大邀功似的眨眨眼,得到嘉德罗斯“鼓励”的爆踹。

见自己的话这般轻易地被驳回,卡米尔也不着急,继续抛出自己的问题:“那么,说金哥能力不足又是怎么回事?教学能力对一个教师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你方这般贬低金哥的能力,又有什么居心呢?”

“这…”雷德哑口无言。这话的确是老大说的不好,为了学生们能够提高成绩,金哥每天都熬夜备课整理资料,眼底的黑眼圈清晰可见。他们见了说不心疼都是假的。

嘉德罗斯低头揉揉头发,对自己刚才的话有点愧疚。

就在雷德准备开口挽回一点局面的时候,裁判球出声了。

“哔——反方三辩提问结束。接下来请正方三辩选择反方二辩或三辩进行攻辩。”

吃瓜的蒙德祖玛终于出声了,“反方二辩。”

帕洛斯饶有兴致地看着对面沉默的女生,不知道对方是何实力。

帕洛斯率先提问:“我很好奇,作为圣空集团未来继承人的嘉德罗斯大人,到底为何死死抓着一普通老师不放。难道仅仅是因为外貌吗?”

“不是。”蒙德祖玛简练地回答帕洛斯,“大人对老师的感情不仅仅只是因为外貌,更多的是老师的温柔以及决不放弃的信念。我知道,无论是我方还是你方对待老师的态度都不只是‘他长得真好看’这样的吧。”

“很可惜,我对金哥的感觉就是‘他长的真好看’。”帕洛斯耸肩,接着笑道,“喜欢外貌也是喜欢的一部分不是吗?如果金哥长得和深渊之主似的,你会对他一见钟情吗?还会看着他心中dokidoki吗?别把喜欢看得太高贵,喜欢一个人就要喜欢他的全部,外貌是最先产生爱情的开始。”

“哔——因为反方二辩违法规定,知直接进行下一攻辩。有请反方二辩选择正方二辩或三辩进行攻辩。”

因为身为提问者没有提问而犯规了吗?

帕洛斯一愣,没想到他会因为金哥而违法规定,这可是这辈子头一回啊。

帕洛斯轻笑,对金在心里的地位又有了进一步的认知。

“那么还是正方三辩吧。”

蒙德祖玛理理稿子,正视帕洛斯,道:“请对方二辩听清我的表述,我的原话是‘不仅仅只是因为’。我没有否认外貌对喜欢的影响,只是更加侧重于内心。那么我问对方二辩,如果老师对待雷狮就像雷狮大哥对待他一样,雷狮还会喜欢上老师吗?”

“这个…当然不会。”

“所以外貌的影响只占一小部分,更重要的是老师独有的性格不是吗?”

“是…不过外貌才是老师吸引人的第一要点啊。我现在还记得老师开学那天穿的衣服,一件简单的白衬衫。为什么我对这个印象这么深,还不是因为老师出色的外表衬得衣服更加好看了吗?”

“哔——时间到!请正反方辩手不要换转主题!接下来有请反方三辩选择正方三辩或三辩进行攻辩。”

“正方二辩。”卡米尔毫不犹豫地选择雷德,显然和雷德杆上了。

准备说辞很久的雷德瞬间充满斗志。他抓着话筒,食指指向卡米尔,道:“请问反方,你们又是哪来的脸拿自己逃课,让金哥到处寻找这件事来炫耀呢?金哥那日忙了一早上,本来就有点疲累,下午还陪着你们罚站。你们不觉得这样的行为很过分吗?”

卡米尔从容道:“对正方二辩的问题,我必须表示我们已经经过深刻的检讨和反省了。除了上交两万字的检讨书之外,我还以个人名义送给金哥一个亲手做的蛋糕金哥接受并且表示原谅我们了。从此以后,我们雷狮海盗团也洗心革面,再也没做过逃课这样违反纪律的事情。”

哦豁?反方其余三人暗搓搓地想,怪不得那日卡米尔竟然大方地把蛋糕分给他们吃,原来是声东击西,自己偷偷跑去金哥的家里去了。狡猾!

卡米尔:胜利总是给有准备的人。

“那也不见得金哥会喜欢你们啊!长了眼睛的都知道,金哥最不喜欢的就是反方一辩雷狮,天天弹他脑瓜蹦。而你们的队伍以他为主,金哥恨屋及乌,自然也不会喜欢其他人的!”

“那你大可放心。”卡米尔安抚下快要暴起的大哥,接着说,“金哥从来就是爱憎分明的人,不会因为讨厌一个人而不喜欢他身边的人。另外,金哥给大哥扎过绷带这件事你知道吗?你会给讨厌的人扎绷带吗?显然不会。那么就能得出,金哥并不讨厌大哥。”

雷狮惊愕地抬头看着卡米尔。

卧槽这事情卡米尔都知道?明明那时候四周没人的啊。

“哔——时间到。”裁判球看看挂在墙上滴答滴答的钟,朗声道,“进行下一阶段:攻辩小结。正方一辩先请。”

“首先,我要和渣…金哥道歉,我并不是故意贬低金哥的外貌和能力的。金哥他…咳确实长得非常帅。”

嘉德罗斯一张口,底下的观众全部瞪大了双眼。woc我耳朵聋了还是这个世界玄幻了?社会我嘉哥竟然道歉?

嘉德罗斯面色如常地继续说道:“接着感谢对方愚蠢的辩手给我方提供了许多笑点。我们的辩题为‘金哥到底属于谁’,而对方二辩却在攻辩时强行将辩题转移向‘喜欢一个人是因为外貌还是因为内心’。这已经严重违法了我们的规则。另外对方三辩解释说已经和金哥道过歉了?你是指那几篇内容完全一样的检讨信吗?还有金哥看到对方一辩的检讨信最后的小字时都气得摔了蛋糕。能让金哥气到这样的地步还敢大声BB喜欢金哥?好大的口气啊虫子。最后,我再一次坚定我们的立场‘金哥属于红绿灯组’。另外并不包括边上的芦荟头,谢谢。”

而对面的四人却低声讨论了起来。

卡米尔低声朝雷狮问道:“大哥?他说的是怎么一回事?”

雷狮心虚地摸摸鼻尖,“我觉得那个检讨书太没意思了,就加了几个字。”

“什么字?”

“金哥,酒店419约吗?”

“……”

抛开队友还来得及吗?

“接下来是正方一辩的攻辩小结。”

虽然心虚,但气势不能虚啊!

雷狮啪的一声站起来,朝嘉德罗斯竖起中指,道:“哟呵对方一辩的脸皮可真是厚得令我感叹啊。要说五班谁最容易惹金哥生气,可不就是对方一辩吗?前言先不说,我先强调一下我们‘金哥是雷狮海盗团的’的观点。要说违规,对方三辩攻辩时迎合我方二辩的观点的举动也是违规吧?还有对方一辩在攻辩时的沉默,是不是恰恰证实了正方也是支持我方观点的?在此我先感谢一下对方辩手好吧。还有提一下前言,正方一辩怎么知道检讨信的事情呢?难道是金哥给你看的吗?显然不可能,怕是他又借着班长的名义进办公室胡搞了。呵,金哥应该要忌惮是人,是你吧,嘉德罗斯。”

说完,雷狮甩甩自己的发带尾,嚣张地坐下,冲嘉德罗斯比了个“必死”的手势。

(接下来因为作者个人关系,激情四射的自由辩论环节跳过了哈)

“既然自由辩论环节因为作者实在非常困而跳过了,我们进行下一环节:总结陈词。先请反方四辩进行四分钟的总结陈词。喂,别吃肉了好吗?”

等了许久终于能出场的佩利甩掉手中的鸡排,油腻的大掌排在桌子上留下一个显眼的掌印。

“本大爷终于可以开口了。听卡米尔说要先感谢是吧?那本大爷先感谢…你个仙人板板!金哥是我们雷狮海盗团的!谁敢和我们抢?金哥给本大爷烤过肉你们知道吗?超好吃!金哥巨贤惠!而且就烤肉这件事,作者还写了一大段(划掉划掉)!我们雷狮海盗团能打,又护犊子。雷狮老大打架厉害,肯定不是对方九岁小孩能比的。卡米尔既会做蛋糕又聪明,金哥很喜欢他。帕洛斯…总之很厉害就是了。本大爷就更厉害了,我能吃完金哥给我烤的肉,三大盘,你们能吗?哈哈哈哈哈哈哈。”

卡米尔拽了拽越讲越嗨的佩利,阻止了他将要爬上桌子的动作。

再次被不爽的嘉德罗斯踹飞的裁判球扭着快散架的身体哭唧唧地跑回来,“接…接下来有请正方四辩…唔呜呜我要去找金哥…嗝。”

脸从头黑道尾的格瑞站了起来,开口第一句就怼自己队伍的人。

“首先我先提一句,加入这个红绿灯组并不是我的本意。要不是因为凯莉她们队里的人满了,你以为我回来这个队伍吗?菠萝头,请你倒一倒脑子里的水再说话。接着,对方的每一个观点每一个说辞我都表示强烈的反对。从一开始的‘金哥对我们爱得深沉’到‘金哥是雷狮海盗团的’,每一句话都是自作多情吧。恕我直言,放你们母亲的螺旋拐弯屁。好的,请大家忘记刚才那番不当的言语。然后我必须说,我身为金哥的课代表,兢兢业业地工作,是最适合呆在他身边的人。对方三辩的蛋糕是吗?被摔碎前金哥第一个切了一块给我。呵呵。”

“……”

wc这芦荟头今天是疯了。

众人默默地想,被鬼畜的格瑞吓得一惊。

“说完了吗?说完了就进行下一项观众提问。时间不多了,再拖下去校长就——”

高跟鞋鞋跟磕在地上,发出清脆的“科科”声。

“哟,这么热闹呢。”秋涂着指甲油的保养得当的手靠在门上,嘴角微勾,扫视了大厅一周。

裁判球早就缩着身子滚到桌子底隐藏自己了。

无处可藏的众人在校长“温柔和悦”的眼神中低下了头,齐声“招——我们都招——”

第二天,早早就到教室的金懵逼地看着空无一人的教室,“woc?终于大家都逃课了吗?”

而平时空无一人的操场上却热闹非凡。

“都是你!要不是你要举行这个辩论赛,我们就不会被弟控校长骂了!”

“你脑子有病哦?最积极的不就是你吗?现在放什么马后炮?”

“别吵了,校长走过来了!”

秋拎着教鞭冷冷一笑。

我的弟弟也是你们这群小屁孩可以肖想的?

        ♥

评论(29)

热度(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