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吃可爱多了吗

退圈了

all金/soki《soki说:求求你不要锁我的文啦!》

/亲亲麻吉的性转  @不知道取什么名字

/出场人物均为女体

/被锁三次 无fuck可说(感动中国!)

/ooc预警 慎阅

/以上ok?let's go

缈缈の魔法小屋




要是问起凹凸大赛里最不讨男性喜欢的,估计只是安迷修小姐姐了。

要问为什么,你有见过一个本该身娇体弱的小姐姐不仅保护女生,还保护男生吗?还是保护地滴水不漏的那种哦。

这让凹凸大赛里众多男性纷纷望而却步。虽然安迷修小姐腿长腰细,肤白貌美,是个十足的美人,但是武力值太高了,娶回家后容易被人看不起呀!被自己的女人保护这说出去不被人笑掉大牙吗?

但同时,凹凸大赛中也有令男男女女都恨不得捧回家藏起来的女孩子。那就是——金。

金不是普通的女孩子,她是天使啊!金发碧眼,可爱精致,令一干颜控天天嚎着要舔脸。而且不仅长得出色,性格也是一等一的好。见到需要帮助的人,总是第一时间冲上去施以援手。这样男友力max的举动,掰弯了多少可爱的小姐姐。

于是一个好好的凹凸大赛,渐渐转变成“比一比谁更金厨”的奇怪比赛。

看着无数小姐姐围在金身边嘘寒问暖,时不时揩揩油的行为,男性们目瞪口呆。

喂,男性情敌多就算了,女性情敌这么多真的大丈夫吗?到底什么时候能娶到金啊!

小姐姐们:不能的,洗洗睡吧。:)

然而在某天,万人迷的小天使拉着骑士姐姐朝格瑞介绍道,“格瑞格瑞,这是安迷修,一个超级厉害的骑士。”

格瑞听到后瞬间捏爆手中的牛奶,强装镇定道“金,你…怎么带她过来了?”

她的语气依旧像往常一样平静,仿佛撒了一地的白色液体不存在一般。

“咦,格瑞不喜欢安迷修吗?她真的超级好哦!”金歪着头,朝自家发小安利安迷修。

你还记得你曾经说过最喜欢我的吗?为了你口中的冷酷,我还把以前一直陪伴我的小星星收回去的啊。

格瑞面无表情,内心却疯狂刷屏,默默控诉金始乱终弃的行为(?)。

不过,再怎么刷屏,我们粗神经的金依旧半点都没感觉到,并且还在格瑞血淋淋的伤口上疯狂撒盐。

金甜甜地朝格瑞笑道:“安迷修姐姐超温柔,我超喜欢她的!”边说边搂紧安迷修的胳膊,十分可爱地蹭了蹭。

安迷修:(优雅又不失炫耀的微笑)

格瑞:(拔刀) 

“看来格瑞小姐有事在忙。金,在下带你去看看新学会的招式好吗?”安迷修揉揉金的头发,提议道。

金眼睛一亮,赶忙答应:“好呀好呀!走吧安迷修!”

说罢丢下一句“再见啦格瑞”,快快乐乐得跟着安迷修走了。

格瑞:……我的头顶是不是又绿了?




安迷修搂着自己的公主殿下,心里快乐地只冒泡。

/////在下,在下要矜持!

不着痕迹地摸了一把金的肩头,安迷修放开手,指指不远处的空地和金说:“就在这里吧!”

金乖巧地环着自己的膝盖,看着安迷修漂亮干净的一招一式,口中不停发出令安迷修自信心爆棚的赞叹:“哇啊啊!安迷修好厉害!”

安迷修拼命掩饰自己疯狂上扬的嘴角,正要装逼地来一句“这没什么”,就感受到一道凌厉的攻击直冲她而来。

后脚一蹬,裙摆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安迷修在地上站定,将金护在身后。

“恶党!”安迷修狠狠吐出这两个字,握紧手中的双剑。

来人肆意地转了转手中的巨锤,直指安迷修。

“那小丫头,我们雷狮海盗团要了。”话是对安迷修说的,但深邃的紫瞳却紧紧看着安迷修身后的金,眼里的势在必得一览无余。

安迷修不甘示弱地反瞪回去,“大言不惭!恶党,有我最后的骑士在,你别想欺负金一毫!”

话虽这么说,但安迷修心里依旧有几分忌惮。只有雷狮一人她还可以勉强抵抗,但其他三人可就有点麻烦了。

安迷修低声和金嘱咐道:“金,等我数到三你就赶紧跑!雷狮海盗团不是什么好惹的,你先走!”

金点点头,眼睛却亮晶晶地盯着眼前的四人,心里不知盘算什么。

“三…二…一…”

!!!

雷狮看着怀里的小丫头,挑挑眉。

这是什么情况?

在场除金以外的五个人都懵逼了。

安迷修眼睁睁地看着金扑进雷狮怀里,心中滴血。

金蹭蹭雷狮弹性十足的酥/胸,半响满足地抬起头和安迷修喊道:“安迷修!我要跟她们走!”

双剑咔嚓一声掉在了地上。安迷修捂住自己的欧派,委屈地和金说:“为什么?因为她们胸/大吗?我也有啊公主殿下!”

此时不占便宜更待何时?

雷狮搂紧金的小蛮腰,示意后头摩拳擦掌的佩利上前。

“终于轮到我出场了吗?!”佩利兴奋地盯着眼前的安迷修,残暴地拍了拍胸/脯,“这次好好打一架吧!”

输…输了…安迷修捂住受伤的心,嘴角疑似有血迹流下。

诶?金眨眨眼,不明觉厉地看着眼前意志消沉的安迷修,解释道:“不是因为欧派哦!我的欧派也不小的好不好啦!只是因为,她们好酷!”

卡米尔低头观察自己的胸/前,不自觉和其他成员进行了对比。

“……”

卡·欧派好小嘻嘻·米尔打断大哥挑衅安迷修的行为,扯了扯围巾沉声道:“大哥,时间不多了。”

看着傻逼骑士暴跳如雷的雷狮满意地啧啧嘴,嚣张地搂着金离开了。

离开前,雷狮回过头,甩给安迷修一个挑衅的眼神,张口无声说了句什么。

妈的。

安迷修攥紧手中的双剑。

雷狮说的是“小丫头是我的”。




金喜滋滋地看着簇拥自己的小姐姐们,任由佩利紧紧怀住自己,问:“哇你们是叫雷狮海盗团,对吧?”

帕洛斯勾起少女的一缕金发捻了捻,笑眯眯地回答:“没错哦。”

“我可以加入你们吗?!”

卡米尔扫了一眼金,别过头,“不可以。”

“别这么冷淡嘛,卡米尔。”手沿着金的脸颊,缓缓滑到她的脖颈处摸了摸。帕洛斯舔了舔唇,不怀好意地笑道。

金看着眼前的御姐诡异的表情和动作,不自在地抖了抖身子,再接再厉地推销自己:“我什么都会哦!我可以帮你们吃饭!帮你们探路!帮你们扎头发!我扎的头发是超级好看的!我姐姐都夸我扎的好看!”

嗅着丫头身上的清香味道的佩利闻言抬起头,挺翘的胸/脯一顶,金直接倒进雷狮的怀里。

“快帮本大爷扎头发!”佩利朝金低下头,乱蓬蓬的金发顺势滑到金的膝盖上。

雷狮也不反对,任由着金坐在她怀里给佩利扎头发。同时一口啤酒一口烤肉,时不时低头喂小丫头一口。

卡米尔冷漠地瞅了半天,默默掏出限量版的蛋糕坐在雷狮身边吃了起来。

金嗅了嗅空气中渐渐弥漫开来的香甜气味,咽了咽口水。

“我…我可以吃一口吗?”金眼巴巴地看着蛋糕上的奶油,不好意思地向卡米尔恳求道,“一口,一口就好!”

听到想听的话,卡米尔眼睛一亮,紧接着掩饰性地点点头,叉起一块带着草莓的蛋糕递到金嘴边。

“嗷呜!”金一口咬下,蓝瞳幸福地眯起,满满一口蛋糕令她的脸蛋微微鼓起。

过分可爱!举报了!其他在场的四人默默在心底捂住鼻子。

帕洛斯毫不在意似地靠在一旁的树干上,实际上偷偷打开终端的照相模式。

相机的焦点,赫然是笑得甜美的金。




“喂,你听说了吗?”

“听说了听说了!大赛第一的体重竟然增长到了135斤!她还只是个九岁的孩子啊!”

“什么啊!我说的是雷狮海盗团最近新加入的女孩子!”

“这个我也知道!她超可爱啊!笑得超甜!但是怎么会跟恶名昭彰的雷狮海盗团混在一起?”

“据小道消息,金是被雷狮拐走的!她的发小找她都要找疯了!”

“诶?!天哪我…窝敲!哪个不长眼的小子刚打你大爷?”

佩利揉了揉拳头,张开的嘴中露出锐利的鲨齿。

“喂,小老鼠,想怎么死?”

“哦?原来我的妹妹跟着的是这样一些人啊。”一道清冽干净的女声响起,紧接着秋高挑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眼前。

“姐姐——”金飞扑进秋的怀里,激动地在姐姐怀里上蹿下跳。

秋宠溺地拍拍金的后背,轻轻地在妹妹的额头印下一吻,“我回来了,金。”

金搂着秋的脖子回了一个脸颊吻,撒娇道:“我想死你啦!”

秋抱紧怀中如树袋熊一样挂在自己身上的妹妹,轻笑着说:“姐姐给你带了好多东西,一起去看看吧。”

金当然想都没想就点头同意了。她靠在姐姐身上冲懵逼的四人挥挥手,告别道:“再见啦!我会想你们的!我的好朋友们!”

好…好朋友…

雷狮海盗团:(石化)

嘁,一个能干的都没有。

秋不着痕迹地撇了一眼身后的四人,搂着心爱的妹妹走远。






【嘉德罗斯:不给我镜头就算了,为什么还要黑我一把?

格瑞:…今天的头发也是如此的绿呢。

安迷修:在下,会多吃木瓜的!公主殿下等我!

雷狮:媳妇的姐姐,我是打还是不打?

卡米尔:大哥 你打不过的(面瘫)

帕洛斯:那小丫头的照片,卖什么价钱合适?

佩利:本大爷的头发好看不?!我家丫头给我扎的!

秋:辣鸡。哦我不是针对你们其中的一人,而是说在场的各位,都!是!辣!鸡!

金:大家都是我的好朋友呀!】

              ♥

评论(29)

热度(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