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吃可爱多了吗

退圈了

幻金/soki 《Hamaster Is So Cute》

/ @香草奶昔 点的幻金
/幻金真的巨可爱 大家快pick 他们啊啊啊
/今天的soki是如此的短小
/连他们亿分之一可爱都没写出来
/仓鼠金
/ooc警告

缈缈の魔法小屋



我们的主角,是一只还未化形的小仓鼠精。

他的名字叫金。

金不记得他为什么会呆在这个小小的宠物店里,只知道在他有记忆的时候,他就住在这个温暖的小地方。

店主是个很高大的黑皮男人,沉默寡言,但骨子里的温柔骗不了人。所以金在店主的照顾下,快乐自在地生活着。

这天,宠物店门被推开了。

金好奇地抬头看向门口,腮帮子里鼓鼓囊囊地都是瓜子。

是一个紫红头发的少年。他戴着大大的眼镜,几乎遮去了大半张脸。

好奇怪的人。金默默想着,又啃了一口怀里的瓜子。

紫堂幻对着宠物店里的小动物发愁。不知为何,他从小就不讨小动物的喜欢,每一只动物在感受到他的靠近后,都会忌惮地对他竖起背后的毛。

但下周是宠物周,每个学生都要带宠物上学的。

那,那买一只金鱼好了。

紫堂幻小心翼翼地路过地上的笼子,生怕会影响到小动物们的休息。

“吱吱吱——”

紫堂幻一惊,急忙查看自己是不是碰到哪些小宠物了。

没有,因为这边放了柜子,是不可能放铁笼的。不是脚下,那就是在柜子上。

紫堂幻踮起脚尖,趴在柜台上四处打量着。

是只小仓鼠!紫堂幻眼睛一亮,眼中升起的亮光连厚重的眼镜片都没能遮住。

不足巴掌大的小仓鼠捧着一颗饱满的瓜子啃得正欢,小小的耳朵毛茸茸的。察觉到紫堂幻的视线,小仓鼠赶紧背过身子用毛茸茸的小屁股对着他,紧紧搂着怀里的瓜子。

“吱吱吱——”这是我的瓜子!

“我…我不是想抢你的瓜子!”紫堂幻解释道,手指却忍不住凑近小铁笼。

真的?金支起身子,耳朵抖了抖。

“我真的没想抢你的瓜子,我只是觉得你很可爱。”

诶!被夸奖了!金乐滋滋地转回身子,爬到铁笼前,用小爪子搭在紫堂幻的手指上。

“吱吱吱——”谢谢你的夸奖,你也很可爱。

紫堂幻惊喜地睁大眼睛看着亲近自己的小仓鼠。这是,这是第一次有小动物肯靠近自己。

金歪着头看向笼子外的少年,这是怎么啦?

紫堂幻咽了咽口水,明明对着的只是只小仓鼠,他却紧张得不知如何是好。

“那个…你愿意和我回家吗?”

回家?这就是我的家啊。

小仓鼠静静看着自己,眼中写满了不解。

“不愿意吗?”眼中的亮光黯淡了下去。紫堂幻趴在柜子上,失落地低垂着眼。

“吱吱——(我愿意,我愿意)”看着小朋友伤心的样子,小仓鼠心疼了,急忙回答道。

“我知道你不喜欢我,所有动物都不喜欢我。”紫堂幻喃喃着。

“你在干什么?”

身后传来的声音令紫堂幻吓了一跳。他颤巍巍地转过身,对着突然出现的店主说道,“没…没事,我只是看看小仓鼠。”

银爵上前打开了笼子。见到店主顿时开心起来的金乖巧地爬到银爵手掌上,任由银爵用手指揉着自己的小耳朵。

熟练的手法让金舒服地几乎化成一滩水。金眯着眼睛,差点睡过去。

紫堂幻羡慕地看着银爵,犹豫片刻还是开口问道,“我可以带他回家吗?”

银爵恐怖的视线落在紫堂幻身上。紫堂幻身体一僵,强大的威压惊得他后背都泛起冷汗。

“吱吱吱——”险些睡着的金这才回过神,连忙和心情不爽利的银爵吱吱叫着,仿佛说着什么。

“你真的要和他走吗?”银爵低声和金说着,听到金吱吱的回答后又说道,“他如果照顾不好你怎么办?”

金搂着银爵的拇指,水润润的眼睛盯着银爵看。

受到暴击的银爵这才勉强点头同意,他动作轻柔地将金放进一个崭新的小笼子里,不舍地递给紫堂幻。

紫堂幻没想到自己的请求真的被允许了。眼前一看就不好惹的店主明显很喜欢这只小仓鼠,竟然愿意卖给自己。

“我会好好照顾他的!”紫堂幻坚定地和银爵保证,并答应会时常带着小仓鼠回来看看。

“到家了。”紫堂幻小心翼翼地搂着怀里的小铁笼,生怕会晃到里面的小仓鼠。

金勾着铁笼,抬头看着紧张兮兮的少年笑了。

以后我们就是家人啦,阿幻。

紫堂家的仆人都知道,不受宠的小少爷偷偷养了一只小仓鼠,并且把他当做眼珠子一样的护着。

此时,金活力四射地在仓鼠轮上跑动着,边跑边唧唧喳喳地和自家阿幻唠嗑,“吱吱吱—吱吱——(阿幻阿幻,我不喜欢这次的瓜子,太难吃啦!)”

紫堂幻捧着摄像机对着金拍个不停,听到金的吱吱声竟也听懂了,柔声答道,“好,我们下次换一种。”

金这才满意了。小仓鼠扭着小屁股爬下仓鼠轮,又屁颠屁颠地跑去洗澡砂那里翻腾了一圈。

“噗。”看着小仓鼠的动作,紫堂幻笑弯了眼,“金是个爱干净的小仓鼠呀。”

听到笑声,金支起身子看着紫堂幻。

阿幻此时没戴眼镜,头发也因为和金玩闹变得有几分凌乱。薄荷绿的眼睛没有眼镜的阻挡一览无余,金能够在里面看见温柔和快乐。

紫堂幻低头调试了一下摄像机,一抬头就见金直直地看着自己。

粉红不自觉爬上脸颊,紫堂幻竟在小仓鼠的视线下升起了几分害羞。

“怎么了?”紫堂幻不自在地拨了拨头发,“是不是我没戴眼镜太难看了?”

金摇摇头,腮帮子一晃一晃的。

紫堂幻伸手戳了戳,里面果然塞满了食物。

金向后一倒,柔软的腹部暴露在紫堂幻眼前。

紫堂幻揉了揉金软乎乎的毛,舒服地金哼哼唧唧地直叫。

“金,不要一口气塞那么多。”紫堂幻担忧地和金商量道,“我每天都会给你新的食物,下次不要都塞嘴里好不好?”

金一惊,阿幻这是要抢自己的食物嗷!

哧溜一下钻进睡觉用的小棉花里,金金探出头可怜兮兮地看着紫堂幻,无声地恳求他不要拿走自己的食物。

紫堂幻其实都知道,金偷偷地在小棉花下藏了很多很多的食物,种类非常繁多,几乎是他半个月的粮食了。

有一次他清理完金的仓鼠小屋,顺便把他的私房瓜子全部收拾掉了。

等金回到小屋来找自己的食物的时候,眼睛瞬间就湿润了。

吱吱吱—我藏了好久的瓜子去哪了?

想起金呆萌又委屈的样子,紫堂幻忙憋笑,不敢再惹金生气了。

紫堂幻放下书包,回家第一时间就凑到仓鼠小屋前。

两年来大了不少的小仓鼠窝在他的床上,毛茸茸的小屁股对着紫堂幻,好似正在睡觉。

紫堂幻用手指轻轻敲了敲玻璃,金哧溜一下就爬到紫堂幻前,睁大眼睛盯着紫堂幻的手掌。

空的。

金又软了身子,趴回地面用小爪子揉了揉脸颊。

紫堂幻轻笑,接着又想起什么。

“金,你知道吗,我们班级来了一个转校生,他也叫金哦!他的头发是金色的,和你的毛皮一样好看,眼睛是蓝色的,这倒是和你不一样呢。”

金看似自顾自揉着脸,实际上竖着耳朵听紫堂幻讲话。

“他长得太好看了,性格又很好,同学们都争着和他交朋友。可是他都拒绝了,反而先过来和我说话,他竟然叫我阿幻。这是我妈妈才会叫的啊。”紫堂幻放空眼睛,想着那个也叫金的少年笑眯眯地和自己介绍他的样子。

“吱吱吱——”

紫堂幻猛地回神,“对不起啊金,我还是最喜欢你了。”着急的样子好像怕金吃醋。

噗,阿幻,那就是我啦。

金悄咪咪地想着。在人类社会生活了15年,他终于可以修炼成人了!

为了能够时常陪在阿幻身边,他恳求银爵给自己安排了一个人类身份,成功混进了阿幻的学校。

不过,这就不要让他知道啦。

金躺在细木屑上,美滋滋地啃起瓜子。

                           ♥

评论(13)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