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吃可爱多了吗

退圈了

点文/soki 《“虚拟养成游戏”是什么辣鸡东西啊》

/200fo点文  @名為小苗的鹹魚乾
/cp 耀瑞嘉→金 本章出现瑞金+嘉金
/轻微德金+祖金 不打tag了请注意
/脑残片吃多的soki又来瞎搞了
/大概两章结束…
/前排提醒ooc严重 慎阅

缈缈の魔法小屋

【滴!“虚拟养成游戏”已安装完成,欢迎使用。】

某日清晨,从睡梦中清醒过来的参赛者们一个接一个发现自己的终端竟然自己安装了这个未知的鬼东西。

“这什么,什么死肥仔游戏?”

“喂前面的看不起肥宅啊?”

“什么东西啊?诶诶!我昨晚看的all金本呢?”

“强买强卖啊?凹凸什么时候这么不靠谱了!”

“举报了啊!安插广告!”

等下,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去了。

总而言之,每个参赛者都好奇地点进了这个突然冒出的软件。

“……”

“我去!!”

早起去森林刷野怪的格瑞扛着烈斩路过凹凸大厅。

嗯?格瑞抬头看看太阳。烈日高高挂在上空,是中午没错了。

可是为何大家都没去赚积分呢?

只见凹凸大厅里人满为患,参赛者或站或坐,双眼死死盯着自个儿的终端,将平时空荡荡的大厅占得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

发布新公告了吗?格瑞这般想着,也点开终端。

“虚拟养成?”格瑞一眼就看见屏幕中间的粉色标识。粉嫩的标志在格瑞黑白简约的终端中异常显眼,好像一只妖艳贱货进入到高冷禁欲的军营中一样。

无聊,格瑞默默地想关掉终端,但心里突然涌出的感觉令他停下了手。

打开吧,打开吧。

手在空间停留了片刻,最终缓缓点了点屏幕。

【滴!欢迎使用“虚拟养成游戏”,我是您的指导精灵缈缈。】

粉色的背景中突然钻出来一只扇动着翅膀的小人,她朝格瑞眨眨眼,明明是虚拟人物,却好像真的富有灵性一般。

【滴!请您选择人物性别。】

格瑞挑眉,自己的性别吗?他食指微点,果断选择了男性。

【滴!养成人物为男,已确定玩家性取向为男。开启搜寻目标模式。】

“……”敢情是攻略人物的性别。

片刻后,一张放大的照片出现在格瑞眼里。

是那个笨蛋小时候的照片啊。

照片里,金搂着格瑞的脖子对着镜头笑。年纪尚小的脸上还带着婴儿肥,肉嘟嘟的脸颊贴在格瑞不情不愿的脸上,大大的蓝瞳仿佛盛满耀眼繁星。脸上绽开的笑容好似带着魔力,令看到的人都能不自觉的露出笑容。

格瑞摩挲着屏幕中金的笑脸,丝毫没发现自己的嘴角微微勾起。

【滴!已确认人物,导入数据中】

【三】

【二】

【一】

【导入成功】

随着指导精灵空灵的电子音渐渐消失,粉色的背景退去,变成了满屏的黑色。

格瑞盯着屏幕看了半响,就在他准备关掉的时候,一抹金光冲破了黑暗。

黑暗渐渐被越来越强盛的金光驱散,一个不着片缕的孩童出现在屏幕中。孩童搂着自己合起的双腿,金色的小脑袋靠在膝盖上,看不清五官,浑身的肌肤散发着淡淡的金色光芒,宛如圣子一般纯净。

好似注意到自己正被屏幕前的人观察着,孩童缓缓抬起头,露出金发下的脸。

金!

格瑞震惊地瞳孔紧缩,赶紧环顾一圈四周。好在大家全部沉浸在自己的终端中,没人有多余的时间偷看格瑞的屏幕。

格瑞这才放下捂住屏幕的手。

金迷茫地眨眨眼,软乎乎的金发一颤一颤的。

【嗝瑞…?】

软萌的奶音响起,因为年纪还小,吐字不清晰,但从小和金一起长大的格瑞显然能听懂。

“金,你怎么?”格瑞迟疑地伸手想摸摸屏幕,但紧接着又像被触电似的抽回手。

金还裸着呢!

屏幕中的金歪着头看向格瑞,不明白眼前的格瑞怎么这般高大。

【嗝瑞,你…你这么长这么高了?我们昨天说好一起去打野猪怪,你怎么不叫醒窝呀?】

野猪怪?格瑞想起来了,这件事发生在金七岁的时候,当时他因为担心金会受伤,自己偷偷上山去打完野猪怪了。虽然事后他将野猪皮交给金,但金依旧气呼呼地耍了很久的脾气。

格瑞刚要说话,金的下方却突然跳出来三个选项。

【1.你太弱了,会受伤的

2.沉默 

3.看见我的睡美人睡得如此香甜,我怎么会忍心叫醒你呢(星星)】

“……”这啥?

格瑞嘴角诡异地抽了抽,特别是看到第三个选项中括号里的星星后,简直想把自己的眼睛放进寒冰湖里洗洗。

“我去就可以。”格瑞不准备点这些奇怪的选项,反而用七年前相同的话回复他。

然而,金依旧歪着头看着格瑞,眼睛一眨一眨的,好像在等待回答。

格瑞意识到金听不到他讲话,于是只要将注意里放在三个选项上。

选第一个的话,金会生气的吧。这个笨蛋最讨厌别人看不起他了。第三个也太看不起我的人设了吧?跳过跳过。那只能选第二个了。

【你:(沉默)……】

【又不讲话。】金皱起小脸,不满地看着格瑞,【笑一笑嘛,格瑞。】

接着像是给格瑞示范一般,金用两根食指勾起自己的嘴角,露出一个大大的暖心笑容。

【要不然叫我的名字也行哦!j—i—n—g—叫起来嘴角是不是勾起啦?嘿嘿嘿这就是我金的魔力哦!】

金傻乎乎地被自己的话逗笑了,肉肉的小手臂胡乱着挥动,连自己赤裸也没注意。

【滴!已开启换装模式!现在转入商场,请稍等。】消失了一会儿的指导精灵缈缈突然跳出来,她挥挥魔法棒,屏幕中的金就赤条条的站在一个换衣间里。

玲琅满目的衣服整整齐齐分类有序地挂在衣架上,每一件都是金的尺寸,上面还标记着价钱。

格瑞上下打量了下捂住自己的金,又将视线转移到衣服上。

金捂住自己的小兄弟懵懵地看着格瑞,我什么时候裸着的?

格瑞挑选了半天,看中一件浅蓝色的水手服。按着步骤充值了几万积分,格瑞豪气地买下了这件在商场中价值不菲的衣服。

金还处在懵逼的时候,就被眼前冒出的烟雾糊了一脸。他摆了摆手,发现自己赤裸的身体被布料遮盖上了。

烟雾散去,穿着新衣服的金印入眼帘。小小的孩童穿着可爱的水手服,领子整整齐齐地伏贴在胸前,还夹着一只可爱的小黄鸭。短裤和齐膝的小棉袜中露出一截白皙如藕般的小腿,脚上套着小黑鞋,头顶戴着蓝色的水手帽。金色的碎发下一双蓝色的眼瞳水润润地朝格瑞眨眼。

格瑞捂住胸口,只觉心脏收到了暴击。

这是什么天使啊喂!

格瑞瞬间对着金截了几百张图。紧接着,一向清冷的人竟然眼睛亮亮地看着商场其他的衣服。

那天中午,才七岁的金领略到了长大后的格瑞是多么不同。 

“不知羞耻的渣渣!”赤焰山突然出现一声爆吼,将偷偷摸摸瞒着老大看德金本的雷德吓得一哆嗦。

雷德捂住满本嗯嗯啊啊的小黄本,颤巍巍地探出头想观察一下老大。

嘉德罗斯用大罗神通棍将雷德的头摁回去,确保自己方圆百里没人后才满脸通红地打开自己的终端。

少年闭着眼,粉红的脸颊和微张的嘴无不显示出他正处于熟睡当中。赤裸的身体像婴儿一样蜷着,皮肤泛着细腻健康的光泽。金色的碎发乖巧地靠在他的额上,打下点点阴影。大概是睡的正香,调大音量还能隐约听见少年的浅浅的呼吸声和满足的咂嘴声。

嘉德罗斯扯了扯围巾,将自己红透的脸颊遮了个完全。

他就不该好奇这个垃圾东西,更不该跟着那个什么狗屁精灵的指导完成一系列的创建过程。

还有雷德,竟然在自己的终端里存了渣渣的照片?还不止一张!渣渣哪里好看了,要拍那么多照片…

忽略自己心底的悸动,嘉德罗斯毫无负担地拍了拍终端。

“渣渣!给我起来!”

【唔,是谁?】少年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侧头打了个哈欠。

“是你爸爸!”嘉德罗斯怒视金,鎏金的双瞳印着少年白皙的身体。

揉了揉眼睛,金凑近屏幕看着外面的人。突然虎躯一震,那是自大狂!

金猛地后退,险些露出不该露出的东西,但他显然没时间注意这个了。只见他忌惮地看着嘉德罗斯,头顶的呆毛一翘一翘的。

【自大狂!你又来格瑞打架了对不对?!你今天早上才找过格瑞呢,现在你别想!】

“哈?”嘉德罗斯不爽地看着金张嘴闭嘴都是格瑞的样子,掏了掏耳朵道,“我今天有去找那个芦荟头?不是一早上都在捣鼓这个破软件吗?”

金没听见似的瞪着嘉德罗斯,好像要在他身上咬下一块肉。

这时,金身下出现了三个选项,嘉德罗斯凑近一看,险些要拿大罗神通棍砸碎这终端。

【1.芦荟头有什么好的,跟着我吧渣渣

2.我是去找你的

3.我允许你当圣空星的王妃】

“……”这让选个屁!

九岁儿童遇到了比吃肯德基还是麦当劳还困难的选项。

“渣渣,你死定了!”嘉德罗斯提着大罗神通棍作势要砸,却迟迟没有动作。

大概是被渣渣暂停住的脸丑到了,嘉德罗斯犹豫再三,还是屈尊点了个选项。

【你:(傲慢)芦荟头有什么好的,跟着我吧渣渣】

收到指令的金不敢置信地看着嘉德罗斯,【你怎么可以说格瑞是芦荟头!你知道他涂发胶有多努力吗你个菠萝头!】

菠…菠萝头?这下渣渣真的惹怒自己了!

嘉德罗斯扔掉大罗通神棍,对着金的脑袋就是一个脑瓜蹦。

隔着屏幕的金竟然能感觉到脑门渐渐蔓延开的疼痛感。金捂住脑袋,看向嘉德罗斯的眼里闪烁着控诉的光芒。

【菠萝头你太过分了!】

【滴!已开启换装模式!现在转入商场,请稍等。】 指导精灵此时突然蹦出来打断两人幼稚的争吵,挥挥魔法棒,金就站在换衣间中。

金愣愣地看着数以千计的衣服。从小挖矿的穷孩子哪看过这些!

“啧,渣渣就是渣渣。”看着金一副乡巴佬的样子,嘉德罗斯嘲笑道,但还是好心地帮他挑选了起来。

不过片刻,嘉德罗斯就选定了一件衣服。

【滴!您已选定付费服装,请充值。】

嘉德罗斯不甚在意地随意点了点屏幕。于是金眼睁睁看着头顶原本为零的金币框冒出一串数不清零的数字。

【……妈耶】

“嗤,渣渣——”嘉德罗斯看着金被浓雾笼罩,等待渣渣穿上这件衣服。

金眨眨眼,不敢置信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这…真的是他吗?

嘉德罗斯看着渣渣呆愣的样子,自信地挑了挑眉。“怎么样?本王的眼光不错吧?”

金目不转睛地看着镜子里焕然一新的自己,喜不自禁竟然差点掉下眼泪。

这到底是什么诡异迷离奇奇怪怪的搭配啊!金扶着镜子无声呐喊。

虽不是和前十大佬那样帅的惊天地泣鬼神,但金一直有觉得自己是登格鲁星星草的自信。然而今天,他深深地发现自己错了。

只见少年修长的身体套着一件黄黑条纹相间的连体衣,条纹衬得他笔直细长的双腿肿了一圈。头顶戴着一顶绿色的草帽,帽檐上还夹着一朵开得烂漫的红花。脚上就别提了,一双十字拖牢牢地贴在少年的双脚上,充分地展现自己的存在感。

【???】

我是要去下地插秧吗?

嘉德罗斯则满意地点点头,语气里满是对自己眼光的赞许,“嗯,渣渣,这比你那丑得伤眼的衣服来的好多了。怎么样,只有你有这个特权可以和本王穿情侣款。”

【1.这件衣服只能勉强配得上你

2.喜欢吗,我给你买的衣服?

3.从今天开始,我们就能穿情侣装了。】

啧,忘记渣渣听不见了。嘉德罗斯不耐地点点屏幕,思考着要不要绑来这个软件的开发者改一改设计。

【你:(深情款款)从今天开始,我们就能穿情侣装了。】

情侣款?

三观被震得七零八碎的金将呆滞的双眼缓缓移到嘉德罗斯身上。

哦,你也就一条围巾,我他妈这和勤劳的小蜜蜂一样啊!我扇着翅膀就可以去采蜜了啊!

似乎是金哀怨的眼神终于传达到嘉德罗斯眼里了,九岁儿童不满了。

“渣渣你这是什么眼神?对本王挑的衣服不满意?”

【你的眼光真是宇宙第一啊,嘉德罗斯。】

“渣渣你给我从终端里滚出来!”

【自大狂你是九岁吗?平时的衣服是不是蒙德祖玛帮你搭配的?】

“你给我闭嘴,渣渣!”

【我可以选择裸着吗?我觉得我的皮比这个衣服好看。】

缩在角落里的雷德不停发出痴汉的笑声,没等他翻开下一页,就被不远处噼里啪啦的声音惊得一哆嗦。

“渣渣你给我闭嘴!再吵本王砸了你这个破东西!”

【那你倒是给我换一件衣服啊!】

“渣渣你别想,你要一辈子穿着这个!”

【什么!!】

整理金照片的蒙德祖玛默默塞紧耳塞。

今天的金也是如此的可爱呢。 

 

                        ♥♡

评论(15)

热度(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