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吃可爱多了吗

退圈了

雷金卡/soki《丢失的珍宝》

/200fo点文  @玖玖玖感冒灵
/cp 雷卡→金 兄弟pa
/私设 金是雷王星私生子
/5000+码得我炸肝 太没用了我
/ooc严重 慎

缈缈の魔法小屋



偌大的宫殿金碧辉煌,小小的身影蜷缩在大床的一角。

金小声抽泣着,眼泪不停滚落,沾湿了他稚嫩却可爱十足的脸颊。

“呜呜…姐姐……呜呜呜嗝。”金用肉乎乎的小手擦去挂在睫毛上的眼泪,可怜的样子令人无比心疼。

吱呀——

有人来了。金迅速擦干眼泪,藏起难过和害怕。睁大蓝瞳看向门口,活像只嗷呜亮出利齿和尖爪的小兽。

门后显露出的是一截深蓝色的衣袖,看袖子的款式是雷王星皇室独有的礼服,只是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布料比起他见过的所谓的“父亲”身上穿着的衣服要差一点。

“是…是谁?”金强忍住心中的恐惧,喏喏地问道。

来人终于推开门,走进金的宫殿里。

没见过?金疑惑地歪歪头。

眼前的孩子看起来和自己一般大,一头黑紫发显示出他也是皇室的一个成员。只是这双瞳与他见过的雷王星三皇子紫色的眼睛不同,反而和登格鲁繁星遍布的夜空一样,是安静沉默的深蓝。穿着代表皇子的深蓝色礼服,身材有些瘦小。

卡米尔看着缩在床上的孩子歪头专注地打量自己,心里有些发疼。当初的自己是不是也像他一样,躲在角落哭泣呢?

卡米尔忍不住上前伸出手。

金向后挪动几步,看向卡米尔的眼睛充满忌惮,“你…你干什么!”

然而他已经无路可退了,背紧紧贴着墙壁,眼睁睁看着卡米尔离自己越来越近。

带着凉意的手指轻轻拂过金微肿的眼角,卡米尔收回手,捻了捻指尖湿漉漉的眼泪。

金紧紧闭着眼等待拳头会落在自己身上。就像他一个星期前刚来的那样,只要他说自己不属于这里,就会招来奴仆的一顿毒打。

可等了半天,金却只感觉眼角被拂过。好温柔啊,温柔得就像姐姐一样。

金睁开眼,“你不打我吗?像其他人那样。”

卡米尔一顿,心里愈发疼惜。他摇摇头,从进门以来第一次开口说道,“我不会打你。”

“为什么?”

“因为,我是来保护你的。”是的,保护这个纯净的孩子,就像曾经大哥保护自己的那样。

金迟疑地看着眼前的手,内心有点犹豫。皇室的人真的可以相信吗?

抬头看看眼前的人,深蓝的眼眸直直地看着自己,眼里的坚持一览无余。

金缓缓伸出手,肉乎乎的小手搭在卡米尔的手上。

“好,我相信你!”语毕,金欢快地看着卡米尔,湛蓝的眼眸满是信任、快乐和轻松。粉嫩的小嘴微微勾起,笑得脸红扑扑的。这个睫毛还带着眼泪的笑容没有多漂亮,却永永远远印在卡米尔的脑海中,一辈子也没有忘记。 

午餐时间,卡米尔擦去吃得太快粘上的酱汁,冲冲站起身向尚在用餐的大哥告辞。

雷狮皱着眉,看着卡米尔盘里未吃完的食物心情有些不爽利。

“你,站住。”

卡米尔脚步一顿,将手里偷偷提着的小礼盒藏在身后。他转过身,若无其事地问道,“大哥,怎么了?”

雷狮不着痕迹地撇了眼卡米尔身后的礼盒,端起倒着啤酒的高脚杯抿了一口,这才开口,“怎么?最近都去哪了?”

卡米尔一僵。一向尊敬大哥的他从来没有向大哥撒过谎,业务不熟悉压力很大。

“我…最近养了一只小猫,这两天都在照顾小猫。”

“哦?小猫?”

卡米尔顶着强大的压迫感点点头,攥着礼盒带的手指泛白。真可耻,他不愿把那孩子分享给大哥,明明是一直护着自己的大哥啊。

可是…想起那孩子明亮的眼睛和乖巧的笑容,卡米尔心里就渐渐涌起一种名叫快乐的情绪。占有,占有。他要独占那个孩子。

雷狮晃着手里的杯子,金黄的酒液轻轻撞着杯壁发出清脆的声音。

“是吗,那去吧。”

卡米尔点点头,离去的脚步匆忙地仿佛在逃避什么。

酒杯轻轻落在餐桌上。雷狮站起身悠闲地朝卡米尔离去的方向走去。

从不忤逆自己的弟弟竟然学会骗自己了?呵,如果让他知道是哪个下贱的人哄骗卡米尔,他会…亲手撕了那个杂碎。

金坐在宫殿前的阶梯上摇头晃脑地哼着不着调的歌,没有穿袜子鞋子的小脚随着歌声一晃一晃的。“啦啦啦~卡米尔~啦啦啦~你在哪?金等你等的花都谢啦~哼哼哼~”

匆匆赶来的卡米尔一听,嘴角忍不住上扬。

自顾自唱地开心的金突然眼前一黑,耳边传来温柔的声音,“猜猜,我是谁?”

“卡米尔!”金咯咯笑出声,转身扑进卡米尔怀里。

卡米尔被扑地后仰,索性搂着金坐在地上。

金笑嘻嘻地在卡米尔怀里蹭,软乎乎的金发蹭的卡米尔心里软的一塌糊涂。

玩闹了片刻,卡米尔才喘着气拦下金的动作,“好了,别闹了。我给你带了蛋糕,要吃吗?”

玩闹过一番的金眼睛亮晶晶的,脸颊红扑扑地就像个小苹果。听到蛋糕二字,金兴奋地搂住卡米尔的脖子,“真的?卡米尔做的吗?”

“嗯!”卡米尔看着离自己不过几厘米的脸,耳尖有点泛红。

“……啧。”躲在暗处观察的雷狮意外地挑眉。眼前浑身散发着快乐的人真的是自己一直以来板着脸沉默寡言的弟弟?

还有,在卡米尔身边乖巧地张嘴接受喂食的孩子…那天老不死带来的私生子?啧,金发碧眼的孩子真是该死的天真呢。

卡米尔叉起最后一块沾着奶油的水果作势往嘴里送。金舔舔嘴角的奶油,凑上前嗷呜一口将水果吃进嘴里。

“嘿嘿嘿!”金得意洋洋地朝卡米尔的方向咀嚼嘴里的水果,“最后一块也是我的!”

卡米尔僵住身子。

这小坏蛋吃水果的时候舔到他的嘴唇了。这是亲…亲亲吗?

炫耀了半天也没有得到反应的金在卡米尔眼前摆摆手,“嘿?卡米尔?”

没有得到反应。

呜自己太贪心了,卡米尔是不是生气了?

想到这种可能,金头上仿佛有对耳朵垂了下来。他皱着小脸和卡米尔道歉,“对不起卡米尔…”

“呵,卡米尔。原来你这几天是跑到这个私…这个小鬼这里来了。”

金抬头,眼前被一团阴影笼罩。金眯着眼睛端详半天,这才认出来者是谁。

“雷狮!”金大声喊出对方的名字,接着挡在卡米尔身前试图遮住身后的人。

“你,你不要欺负卡米尔!要打就打我吧!我不怕疼!”

“……金”

“噗嗤。”雷狮笑出声。眼前的小孩睁大眼睛凶巴巴地看着自己,比卡米尔还瘦小的身体根本藏不住身后的人还不自知,反而像只保护公主的小龙一样对着自己张牙舞爪。

“金…”

金捂住卡米尔的嘴,悄声和他说,“卡米尔你别怕!我来拖住他,你快跑!你别担心,我小时候经常挨打早就不怕疼了!你快跑,明天中午再来找我好不好?”

卡米尔移开捂在自己嘴上的手,抓在手里。“金,他是我大哥…不会欺负你的。”

嗯?金瞪大眼睛看向一脸“我就是来欺负人”的雷狮,显然不是很相信卡米尔的话。

雷狮勾起嘴角,凭着自己的身高轻松地将金扛在肩头。他拍了一下金肉嘟嘟的臀,用行为反驳卡米尔的话。

“那你就错了,卡米尔。我就是来欺负这小鬼的。”说着 扛着奋力挣扎的金朝他的宫殿走去。

“大哥…”卡米尔皱着眉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立马跟了上去。

礼盒倒在宫殿前,孤零零的。

“你放开我!”金用小拳头猛锤雷狮的肩膀,“我要卡米尔!嗷呜我要卡米尔!”

雷狮不痛不痒地管自己走,听到小鬼不停地喊卡米尔有点不悦的说道,“怎么,卡米尔是我的弟弟,可不是你的东西。”

金恼怒地一口咬在雷狮肩上,小小的牙齿竟然利得不行。

雷狮吃痛地低声怒骂,“臭小鬼,今天我要你好看!”

“你这个大坏蛋!卡米尔快跑,你大哥是大坏蛋!”

雷狮把肩上吵闹不休的小鬼往自己床上一丢,扯开领子一看,肩上果然留下一排整齐的牙印。

“好啊,很好.”雷狮怒极反笑,他掐住金的脸,恶狠狠的样子仿佛要一口吞掉金。

“大哥!”勉强赶上大哥的卡米尔猛地分开二人。他将金护在身后,看向大哥的脸带着歉意,“抱歉大哥,金还小。”

“我记得,他和你一样大吧?”

“……不好意思大哥,金不是故意的。”

金躲在卡米尔后面朝雷狮吐舌头,“略略略,雷狮就是大坏蛋。”

雷狮作势要上前打他屁股,卡米尔慌忙搂着金四处躲。

“卡米尔,你竟然和我作对?”

卡米尔看着怀里的金,实在有点不忍看见金挨打,于是他带着金拔腿就跑。“对不起啊大哥!”

“你!”雷狮气冲冲地追上去,“我今天还非要打到那小鬼的屁股。卡米尔,给我站住!”

金转过头不知死活地挑衅道,“坏蛋雷狮,追不上我们吧!”

卡米尔低声道,“嘘,别说话,金。”

“嘿怕什么,雷狮那大坏蛋追不上你的!”金实力吹卡,他转头看向后面的雷狮,“你看他离我的远远的呢……卡米尔快跑!追上来啦!”

一阵鸡飞狗跳之后,雷狮如愿揍到金的屁股。金哭唧唧地窝在卡米尔怀里接受来自卡米尔的投喂,也算是完美的结果啦。

金到雷王星已经一年了。

今天是他的生日。

雷狮站在落地镜前打量自己,片刻满意地啧啧嘴,“嗯很好,帅的掉渣。”

“……”卡米尔给蛋糕盒系上彩带,装作没听见大哥自恋的话语。

今天卡米尔也穿着一身华贵的礼服,显然很重视今天三人的晚餐。

“好了,可以走了,大哥。”

雷狮点头,带上二人给小鬼准备的礼物领头出门。

金费力地踮着脚,“再…再一点点!好啦!”

金拍拍手,环顾四周。宫殿墙壁上黏着彩色气球,柱子上缠着彩带,虽然装饰有几分简陋,但是却带着孩子独有的纯真和童趣。

雷狮推开门,声音带着几分赞许,“哟,还挺能干啊小鬼。”

“嘿嘿嘿,那当然啦!”金挺起胸膛笑得得意。接过雷狮手里的礼物,金不敢置信地睁大眼睛,“是…是姐姐的项链。”

雷狮在金床上坐下,看着金的眼睛带着纵容,“怎么样?我和卡米尔查了很久才找到的,这么辛苦,有没有奖励?”

金低头把项链戴在脖子上。听到这话凑近雷狮,在雷狮脸颊上留下一个吻,“谢谢你雷狮。”接着走进卡米尔,也亲亲他的脸颊,“也谢谢你卡米尔!”

卡米尔点点头,看向金的眼里带着笑意,“来吃蛋糕吧。”

金应了一声却没有立刻扑上去,反而从柜子上拿出一个礼盒。

他垂着头,脸颊有点红。指尖揉了揉鼻尖,金不好意思地拆开礼盒,是一条印着星星的头巾和红色的围巾。

“这,这是我以前最喜欢的东西了。来这里以后因为不能戴已经很久没有用过了。不过别担心,我洗过了,洗的很干净很干净。你们对我很好,所以我想把我的过去送给你们,也希望…你们能一直记得我。”金低声说着,亲手给雷狮系上头巾,又给卡米尔围上红色围巾。

“嗤,这什么啊,丑死了。”雷狮像平常一样泼冷水道。也对,他一身华贵的礼服配上这幼稚的头巾显得不伦不类,奇怪极了。

“你!雷狮果然就是大坏蛋!”金气鼓鼓地上前想收回头巾,却被雷狮躲过了。

“送出去的东西哪有收回的道理?”雷狮躺在金床上肆意地看着金,态度极其嚣张。

卡米尔无奈地看着大哥和金拌嘴,明明曾经那么稳重,怎么遇到金就这么幼稚呢?

看向满嘴都是奶油的金,卡米尔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罢了,看来我们都栽到金身上了。”

欢乐的气氛突然被宫殿外传来的声音打破,“恭迎太子殿下——”

太子?

雷狮和卡米尔对视一眼,太子来着做什么?

“金,你认识太子?”卡米尔问道。

金往嘴里塞蛋糕,听到问话抬起头,“啊?太子?哦!我前两天在花园里玩,看见他掉水了,所以把他拉上来了。”

“就这样?”

“就这样。”

就在三人沉默间,宫殿大门大开。

走在第一个的赫然就是雷王星太子,而一列奴仆捧着宝石珠玉有秩序地跟在后面。

太子也不理其他两个人,他将视线固定在金脸上,祝福道,“生日快乐,金。”

我和你不熟吧?金默默想到,但姐姐说做人要礼貌。于是他笑着和太子道谢,“谢谢你!”

太子愣愣地看着金,眼里闪过一丝惊艳。

而他对金的想法显然暴露在雷狮和卡米尔眼里。

雷狮和卡米尔对视一眼,这事情严重了。

夜空繁星点点,一个小孩指着天空大喊,“哇啊,流星!”

但,那不是流星,而是一搜高速飞行的太空船。

雷狮操控着飞船快速躲避身后飞来的导弹,憋屈地猛锤操控台。

“去他娘的太子!”

金没有雷狮的话系上安全带,反而在驾驶舱滑来滑去玩得开心。见雷狮大声地怒骂忍不住问道,“雷狮你有驾驶证吗?”

“闭嘴,小鬼!系上安全带!”

雷狮和卡米尔察觉到太子对金含有说不出道不明的心思,为了防止太子抢走金,两人思考多日最终决定带着金离开雷王星。

“什么劳什子的皇子,老子不做了!”雷狮将脱下的礼服一扔,扛着金登上偷来的太空船。

卡米尔在另一个操作台上飞快地按动着,见雷狮没有注意前方急忙喊到,“大哥,前面!”

但是,晚了。太空船直直撞向突然出现的战舰,剧烈的撞击令系统全面瘫痪。

飞船在横冲直撞中逐渐解体,系着安全带的雷狮和卡米尔安稳地坐在位子上,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

而金…两人瞳孔紧缩。金没有系安全带!

金在驾驶舱里滚来滚去,他强忍住呕吐地欲望问道,“这是怎么了?”但是趁机在操作的二人没有精力抽出时间来解释一下当前状况。

金忍不住靠近窗外看着飞船后的战舰,啧啧称奇,“太子到底多讨厌我们啊,这是要我们死哦?”

飞船剧烈地晃动起来,金没站稳竟直接飞出逐渐分解的飞船。

“雷狮!!卡米尔!!”金迅速向下跌去,叫声却被猛地加强的炮弹声完全遮掩住了。

凹凸大赛。

卡米尔盯着不停探出数据的终端搜索着什么。雷狮坐在悬崖边饶有兴致地看着下面来来往往的参赛者。

“老大!今天我们要打谁?”佩利捏了捏拳头,兴奋地问道。

“大哥……”卡米尔突然叫道,声音带着颤抖,“找到了,找到了。”

邪气的笑容顿时凝固,雷狮翻身飞到卡米尔身边,“在哪?”

“凹凸大赛……他在这里,他就在这里。”

“诶?谁啊老大?我们今天要打谁?”

帕洛斯按住佩利,“嘘,别吵。他们两个不对劲。”

雷狮提着雷神之锤跳下悬崖,卡米尔瞬间跟上。

“卡米尔,走。带回我们失去的宝藏。”

“好。”

                  

         

                   ♥

评论(28)

热度(2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