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吃可爱多了吗

退圈了

嘉金雷/soki《总裁与总裁与餐馆老板》

/欠了八百年的点文  @吹风
/cp嘉雷→金
/嘉雷双总裁x餐馆老板金
/极度ooc 慎

缈缈の魔法小屋

在凹凸街中有两个商业巨头。

他们分别是垄断全世界烤肉连锁店的雷王烤肉公司的CEO雷狮,以及全球排行第一的连锁快餐的圣空快餐集团的总裁嘉德罗斯。

传闻,这两位爷不仅有钱有势,而且玉树临风,貌胜潘安,简直是无数女性心中完美的钻石王老五!

据说二人中的雷狮霸道嚣张,做事百日禁忌,而且最讨厌姓王之人,每日望着窗外念着“天凉了,让王氏破产吧”的经典台词,令一干王姓老板战战兢兢,时刻担忧公司会倒闭。

而嘉德罗斯呢,则更加可怕了。年纪轻轻不靠家庭就能一手创建出全球第一强,过于顺利的道路使得他养成天上天下唯我独尊的性格,对路边摊或是一般的小餐馆嗤之以鼻。

并且有人传他体重惊人,可没过多久此人就销声匿迹了。

以上种种无不显示出二人的不好惹。

而金,刚大学毕业的无辜小青年,他经营的一家小餐馆,就正好开在这两个公司总部中间。

金双手飞快地在统计电脑里的收银数据,边敲着键盘边乐滋滋地笑弯了眼,“这个星期赚了好多!大盈利!给大家发分红好啦!”

左手边的电话突然响起。金顺手抓起,语气还带着愉悦,“你好!这里是金味轩,欢迎光临!请问你有什么需要吗?”

“呵,小鬼。一夜不见就对我这么生疏了?”

“……”

金一听声音,笑容顿时僵在脸上。他无力地扶住额,“雷狮,请你不要这样子讲话了。”

对方丝毫不为所动,“哦?什么样子?你喜欢的样子吗?”

金直觉地额头青筋直冒。天知道这个传闻中嚣张霸道的钻石王老五到底为什么是这样一副德行啊!

“你打过来就是要和我说骚话的吗?如果是的话我就要撂电话了!不奉陪!”

说罢金就要撂电话,雷狮这才清清喉咙,正经道,“小鬼,晚上给我安排一个包间。”

“哦?谈生意吗?”金懒懒地敲着键盘,“怎么不在你的烤肉店里见面?”

“因为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好好说着话的雷狮突然开启撩金模式。

金甩了个白眼,啪地一声撂了电话,继续自己的工作。

谁会让一个神经病来啊!

“……”

“……”

片刻,他打开记录本,端端正正地将雷狮二字签在预约单上。

“哼我只不过是不想让他没地去,到时候在客人面前难堪罢了。”金将记录本推远,准备站起身到厨房看看。

金低头走进厨房,就见一个厨师满头大汗地迎上来。大厨擦擦额头的汗,着急地和金说,“老板,小陈今天发烧了。今天怕是不能赶来送外卖了。”

为了顾客更好的用餐体验,金味轩承诺外卖会在十五分钟内送达。而现在这种状况,显然是要打破这个规矩了。

金皱眉,不愿意看到这种情况。于是他戴上头盔,接过刚打包好的外卖,问道,“外卖送餐地点在哪?”

“圣空快餐集团。”

“……”凑。

徒步两分钟的距离让金顺利地站在柜台前。他朝柜台的招待小姐扬扬手里的外卖,“麻烦和你们总裁秘书说一下。”

柜台小姐微笑地点点头,心里却掀起惊涛骇浪。

妈耶!给总裁的吗?总裁竟然让秘书点外卖?!姐妹们大八卦啊!

被总裁压迫的只能靠yy娱乐的柜台小姐已经脑补总裁和眼前青年结婚的场景了,但她面上丝毫不显。她挂了专电,温柔地和金指示,“秘书请你直接上楼。麻烦你左转直走搭乘直通顶层的电梯。”

金愣愣地按照对方的指示做,直到到达了顶层才回过神。

糟糕,要看见那个自大狂了吗?金回想起那个霸道不讲理的自大狂就大了个寒颤。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惹他了,明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两人还很愉快的。结果第二天餐馆竟然受到投诉。投诉内容竟然是〖老板试图勾引顾客〗这样狗屁理由。

金犹豫着向后退了两步,就在他要退回电梯时,总裁办公室的大门打开了。

是雷德。

金僵硬的身体放松了下来。他不着痕迹地松了口气,将外卖递出,“雷德,这是你订的外卖。”

雷德笑得灿烂。他揉揉金额间的碎发,左手却一施力将金推进办公室里。

看见金回头不敢置信的眼神,雷德无奈地耸耸肩,“哎呀,老大的命令哦。”

金震惊地看着门在他眼前合上。感受到身后突然涌来一股强大的威压,金僵硬着转过身。他目不转睛地盯着地板上的花纹,语速极快地说道,“你好,这里是金味轩的外卖。请您在这里签下名字。”说着上前半步将单子递到嘉德罗斯的办公桌上,接着后退了三步。

“哼。”沉默片刻后嘉德罗斯终于出声了,他从鼻腔发出一声冷哼,在单子上签上自己龙飞凤舞又价值连城的名字。

金收回单子,留下一句“欢迎光临,请好好享用您的午餐”转身就要跑。

“渣渣,我让你走了吗?”

金脚步一顿,手都已经摸到纯红木制成的门板了。但听到这话,他不得不停下来。

他知道,如果他不服从嘉德罗斯的话,这个幼稚鬼会揪着他不放的!

金内心愤愤不平,转回来的脸却带着热情洋溢的笑容。

“您还有什么吩咐?”

“坐下,我允许你陪我吃午饭。”

“哈?”金忍不住伸手掏掏耳朵。没聋啊,怎么幻听了?

嘉德罗斯眼神一凌。金扑通一声在制作精良的沙发上坐下,只觉得自己的屁股都要陷进这个高级沙发了。

难伺候的大boss这才满意。他打开包装完整的外卖盒,嫌弃地吃起来。

面上嫌弃就算了,还边吃边挑刺,“难吃,这个鸡翅没入味,那个汤太淡了。怎么,你们家缺盐吗?”

金自顾自坐在沙发上,只当嘉德罗斯在放屁。

难吃还吃的这么干净。

金窝在软乎乎的沙发上,眨地越来越慢的眼睛渐渐闭上了。

唔真是个傲娇…舒服地找不到北的金发出最后一声梦呓,陷入梦乡。

吐槽半天却没得到反应的嘉德罗斯不满地抬起头,“渣渣,我说你…”

金不知何时侧躺在沙发上,一手枕在耳下,一手随意垂在沙发边。软软的金发因为睡姿有些凌乱,几丝金发调皮地垂到金的脸颊上,衬得皮肤愈加白皙。闪闪发光的蓝眸此时合着,却显出他浓密挺翘的睫毛。粉粉的嘴微微开着,似乎能看见藏在里面的艳红的舌。

嘉德罗斯像受到惊一样猛地收回视线,耳后泛起大范围的红色。偌大的办公室陷入一片沉默。

“渣渣,谁让你睡觉了?”

“呼——呼噜——”

“哼……这次就饶了你吧。”

唔今天床好舒服啊。

金恋恋不舍地支起身子,打了个哈欠。

嘛,要养家糊口的人就要早起!

金揉揉朦胧的眼睛,陌生的装潢钻进他的眼里。

吓!金猛地弹起。糟糕了,在这里睡着了!

金小心翼翼地将视线移到办公桌前,果然,嘉德罗斯臭着一张脸看着自己,活像要把自己生撕了。

金打着哈哈试图蒙混过关,“哎呀这个沙发哪买的呀,这么舒服。哈哈哈哈哈改天我也买一个……”说着自以为自然实际上同手同脚地走向门。

“慢着。”嘉德罗斯略微沙哑的声音吓得金乖乖地停下原地,“领子乱了,渣渣就是渣渣。”

“啊?哦哦哦…”金一愣,接着急忙低头整理露出一截锁骨的领子。

一只手突然出现,状似粗鲁实际温柔地抚平金衣服的褶皱。

见金不敢置信地抬头看自己,嘉德罗斯不耐地皱起眉,语气冲地像是要吃人,“干嘛?在看我我就打你!”

金缩缩脖子,不敢回话,连看见嘉德罗斯跟着自己下楼也不敢问原因。

嘉德罗斯手插口袋,一路跟着金走到金味轩。

金实在忍不住了。他停下步子,转过身问道,“你干嘛?”

“吃饭。”嘉德罗斯看白痴似的瞟了一眼金,侧过身走进餐馆。

真的?

金有些不敢相信。他推门走进店里,大厅人满为患。

雷狮站在大厅中央。他穿着笔挺的西装,高级定制的西装衬得他双腿越发修长。从精心打理过的头发到擦的铮亮的皮鞋,无不向四周发射成年男性的荷尔蒙。

见金回来了,雷狮走到金身后,自然地勾住金的脖子。他凑到金耳后,温热的气息打在金敏感的耳根处。感受到金缩缩脖子,雷狮笑得肆意,“小鬼,上楼陪我吃饭。”

“你是什么杂碎?”站在边上的嘉德罗斯突然出声。人群不自觉给他让出一条路。

他厌恶地看着勾住金脖子的手,略微青涩的眉眼满是暴戾。

“哈?”享受小鬼身上清爽味道的雷狮抬眼看向嘉德罗斯,“杂碎?哦~全球第一强啊。怎么,我叫我的小鬼和我吃饭跟你有何关系?”

语毕又凑近金几分,两人的呼吸几乎交缠在一起。暧昧的距离令金不自在地红了脸颊。

怒火侵占了脑中的所有角落。眼前的渣渣和杂碎亲昵的距离深深刺痛了嘉德罗斯的眼睛。

你的…?

他一跨步上前从雷狮怀里拽出金搂在怀里,宣布主权,“你的?这个渣渣是我的!”

啥?我咋不知道?金愣愣地任由两人争抢着,怀疑自己是不是穿越了。

雷狮怀里一空。邪气肆意的笑容渐渐消失在脸上,他手插口袋,站直身子直视眼前的嘉德罗斯,“嘉德罗斯,你要和我抢人?”

“哼,抢人?你配?渣渣本就是我的附属物。”嘉德罗斯傲慢地昂头,忽视怀里的渣渣惊恐的表情。

“呐呐,怎么回事?原配抓小三?”

“啊这么刺激?”

“但是三个人都好帅啊!你看左边那个金发的,虽然没有黑发的高,但这浑身的霸王气息也太a了吧!”

“嘿你怎么讲话的?黑发这个也帅的不行好嘛?你看那笔直的长腿,还有西装都藏不住的肌肉。嘶溜,帅炸!”

“其…其实中间的也很棒啊!呆萌呆萌的是没反应过来吗?太可爱了吧!”

客人纷纷停在大厅看戏,堵的原本就不宽敞的大厅水泄不通。

“够了!”被当做娃娃抢来抢去的金突然跳出来,一手抵住一人的胸膛。

“你们够了!”不大的声音却瞬间令大厅安静下来。

雷狮又重新勾起嘴角,比上好的紫水晶更胜一筹的眼瞳带着蛊惑,“小鬼,你怎么想?要和我走吗?”

嘉德罗斯强硬地掐住金的脸,又似乎不着痕迹地向自己拉近几分,耀眼的金眸死死盯着金,霸道地说道,“渣渣,今天不和我走你就等死吧!我砸了这家破店!”

“哦?”雷狮危险地看着嘉德罗斯,眼里的占有欲丝毫不输嘉德罗斯!

战争再次一触即发!

金捂住耳朵,崩溃地大喊,“够了!你们不要再吵了!你们是兄弟啊!不要为了我大打出手!!”

“……”

“……”

“……”

金站直揉了揉脸颊,“哈哈哈哈哈哈哈不好意思我看氛围有点紧张,开个玩笑活跃一下气氛。”

“……”

“大牛你说老板今天是不是没吃药啦?”

金不满地朝角落嚷道,“小刚你说啥呢?我听见了!不尊重老板,扣工资!”

“啊!别了吧!呜呜呜”

“演小品吗,小鬼?”雷狮揪着金的脸颊,“很好。你,我就收下了。”

嘉德罗斯扯住金的领子,“渣渣自然要和我走!”

“啊幻凯窝(放开我)。”

某一天,金揉揉酸疼的腰走到柜台统计上一周的收益。

“老板——”

“唔?”金迷茫地抬起头,“怎么了?”

“两个老板娘又双叒叕来蹭饭了!”

金猛拍柜台,引起客人们的注意,“给我赶出去!”

昨晚吃豆腐没吃饱还来吃霸王餐?我呸!

此时身为全球前五强的两位名字说出去都能令人丧胆的总裁苦兮兮地蹲在餐馆门前。

雷狮缓缓吐出一口烟,云烟雾绕中露出苦逼的微笑,“呵,让你昨天轻一点你不肯,现在饭都吃不了。你看着办吧。”

嘉德罗斯咔嚓咬碎嘴里叼着的糖果,听到这话不屑地说道,“虫子,你昨晚都让他哭了。今天他眼睛都红的,你要点脸可以吗?”

“……”

“……”

“哎”两人异口同声地叹了口气,这次该怎么哄媳妇呢?

                       

         ♥

评论(17)

热度(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