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吃可爱多了吗

退圈了

点文/soki《魔法少女金的除魔二三事》贰

/魔法少女第二章  @萌瑶酱
/cp 嘉瑞雷安→金  此章为瑞金
/无性转  金只是被迫穿女装
/ooc严重 慎

点击看魔法少女和魔王大人羞耻play㈠

点击看魔法少女和吸血鬼亲王羞耻play㈡

点击看魔法少女和幽灵海盗王羞耻play㈢

点击看魔法少女和美人鱼海妖羞耻play㈣

缈缈の魔法小屋


③吸血鬼亲王格瑞

金扑通一声倒在沙发上,只觉得自己被生活的重负压得疲惫不堪。

小缈扑闪着翅膀,停在金的头顶。

“金,今天的任务来啦!快起来!”

“唔…”金翻了个身,认命地问道,“这次是谁?”

“是吸血鬼哦!吸血鬼亲王格瑞。”

……

“所以是什么理由让你给我穿上女仆装?”

金低头看着自己身上全套的装扮,“和颜悦色”地和肩上的小缈说道。

小缈理理金没戴好的喀秋莎,为自己辩解道,“什么嘛!从我得到的消息中得知,格瑞亲王一般不会出现在公共场合。今天对吸血鬼是个特殊的节日,因此身为亲王的格瑞将出席。”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要假扮成一名女仆,偷偷溜进去封印他咯?”

“bingo!好了我的小甜心,咱们走吧。”

“别这么叫我!”金嘟嘟囔囔地小声反驳,小心翼翼地混进一队女仆当中。

金抓着伪装成手掸的魔法棒,一边装作打扫的样子,一边观察四周。

不亏是一年一度的大日子,宽敞的古堡里到处都是吸血鬼。一个个面色惨白,唇色如血。虽然样貌精致,但金着实喜欢不起来。

古堡厚重的大门不知什么时候合上,发出沉闷的声音。金一惊,后退一步却不小心撞到什么人。

“对不起对不起!”金忘记伪装,急忙低头道歉。索性声音还处在少年时期的雌雄莫辨,这才没有露馅。

男人侧头看了金一眼,跟着引路人继续向前走。

男人在大厅正中央站定。

“我敲!”金惊讶地小声爆了粗口,“这是亲王吧!”

大厅安静下来,吸血鬼们微微低头向家族中最强大的亲王表示敬意。

格瑞褪下黑色外袍斗篷,身上只穿了一件黑色尖领礼服,华贵的礼服衬得男人越发挺拔。皮肤如其他鬼一样惨白,嘴唇却是浅浅的淡粉色。一双紫瞳沉静地宛如深池中的水,容貌胜过在场的吸血鬼不止一两分而已。

金小声地吸气,一眨不眨地盯着男人看。

格瑞扫视一圈,声音沉稳道,“今天我是来宣布一个消息的。二十一世纪以来,我们吸血鬼一族放弃了低劣的血液,转而吸食番茄酱来维持口腹之欲。可是现在,我发现了一个更加优良的代替品,它是牛奶。”

“什么!!”在场的吸血鬼一片哗然,“不,亲王,牛奶不是一个好的替代品,请您三思。”

格瑞不悦地皱起眉头。他打了个响指,成群结队的男仆端着一杯杯牛奶走进大厅。

“牛奶是好东西。我决定以后购进牛奶,不会有番茄酱了。”

“什么!!?”

躲在一旁的金无言,片刻他低声地问小缈,“喝牛奶的吸血鬼有什么好封印的?这个格瑞一看就是好人。”

小缈显然也没想到恶名在外的吸血鬼竟然是这样一种样子。她感受了一下任务,又不得不和金说道,“任务要求必须要完成封印啊。你看,格瑞让他的族人这么悲痛欲绝,我们应该惩凶除恶,去封印他挽救大家!”

金觉得自己十几年的三观都在今晚被打破的一塌糊涂,但耐不住小缈软磨硬泡,于是偷偷溜进格瑞的休息室,准备来个偷袭。

格瑞被族人你一言我一言吵的头痛,干脆直接转身回休息室休息。任他们吵,反正这牛奶他们是喝定了!

金缩在床底下,看着门开着又合上。

“出来。”

金捂住嘴,假装自己不在场。隐约听到男人叹了一口气,金一愣,就发现遮挡自己的床被掀开。此刻他完整地暴露在男人的视线中了。

“来这里干什么?”格瑞松了松领子,坐在沙发上给自己倒了一杯牛奶。

“我我我我…主人,我来这里打扫啊!”金眼睛乱瞟,死都不肯看男人。

“我问你来这个古堡干什么?”格瑞淡淡地抿了一口奶,“你是男孩吧,穿着女仆装闯进我的房间,有什么企图?”

哦豁?!暴露了!

金猛地撕去女仆装过长的裙摆。手一抖,魔法棒就变了回来。他一脚踩在沙发的扶手处,一手抓住格瑞的领带,魔法棒则死死顶着格瑞的颈脖,仿佛对方一动,魔法就会炸烂男人的脑袋。

“投降吧,格瑞。我是魔法少女金,今天是来封印你的。”金的鼻尖离格瑞不足五厘米,过近的距离令他气势十足的话语带上了情人间对话的暧昧和甜蜜。

格瑞的喉结缓缓移动了一下,对着金的紫眸瞳孔放大。

金的视线从格瑞的眼睛下移,看到他浅粉色的嘴唇。好…好好看,还带着奶盖。噗太可爱了吧。金悄悄咪咪地想着。

格瑞则将视线固定在金洁白的脖颈处。少年白皙细腻的皮肤泛着健康的粉色,好像能看见里面纤细的留着鲜血的血管。口渴,几千年未出现的欲望此刻如决堤的河水一涌而上。

“金!”小缈打破这一瞬间的暧昧,“四点五十了!”

金回神。呜哇,刚才他差点就要忍不住上前对着格瑞的俊脸就是一个么么哒了。不愧是吸血鬼亲王啊,颜值真是不一般的高!

金暗暗吐槽自己没节操,接着念出咒语和格瑞缠斗起来。

“peropero——爱的治愈——”

格瑞游刃有余地躲过这个攻击,身后的一个水晶杯被击中,化成一个个小爱心消失了。

“你对每个人都念这个咒语?”格瑞失手被一个爱心击中,心情有点不愉快。

“是啊!”金动动嘴唇,一个加大般的爱心飞出去,炸了几乎半个休息室。

天边开始出现霞光了。

天要亮了。

金苦恼地踹了一脚地上倒着的装饰花柱,准备撤退。

“好吧,格瑞,天亮了,我必须要走了。再见啦。”

格瑞点点头,看着金骑着魔法棒飞走了。

在凌乱的休息室中坐下,格瑞默默地再给自己倒了一杯牛奶。

不管用,不解渴。

格瑞将酒杯放在桌子上。第一次产生对血液的渴望,格瑞有些隐隐的兴奋。

木槿紫的眼瞳渐渐变为红色,格瑞舔了舔尖牙,眯上了眼。

“扣扣——”休息室的门被敲开。闻声而来的吸血鬼们看着坐在废墟里的亲王低声问道,“亲王大人,我们真心觉得牛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大人您…?”

“下令以后族里只能有牛奶,违者用木桩钉死。”

“……是”

那少年的血只能由我品尝

                                           

     ♥♥♡♡

评论(19)

热度(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