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吃可爱多了吗

退圈了

雷金/soki 《He got me phycho》

①CP:雷狮x金 微量凯金

②歌词无实际作用

③前方OOC高能 请护眼

④Are You Ready? Let's Go!

甜饼贩卖机

 

混杂的空气中弥漫着烟酒刺鼻的味道,开最大的音乐整耳欲聋,男男女女在舞池中扭动着自己的腰肢和臀部,五颜六色的彩灯投在那些肉体上,显出几分色气。

一大群少年少女簇拥着金,跟着服务员的引导走向包间。

“诶?别后退啊金!”

凯莉换下学校里宽大丑陋的校服,心满意足地穿着自己漂亮的裙子。见金胆怯地想走,忙拽住金的手腕。

金看见不远处舞台上演奏着音乐的乐队,主唱抓着话筒唱歌,令台下的男女们疯狂舞动着。

金一顿,两人的视线竟然在半空中对上了。

金有些不自在,他朝凯莉眨巴眼,试图用撒娇让凯莉放自己一马,“凯莉,你饶了我吧!我从没有来过夜店嗷!让姐姐知道我来这里,她会宰了我的!”

“啧。”凯莉丝毫没有松开抓着金的手,“金,今天是我生日哦,我作为寿星,你就必须满足我的要求。你姐姐怕什么,今天来涨涨见识,你也成年了不是吗?”

“可……可是”

“没什么好可是的!”凯莉打了个暗示,簇拥着两人的同学不经意间靠近了些,这下金真的没得走了。

金只好妥协,乖乖跟着凯莉走。

〖哼,乖乖听话就好,今晚看你怎么躲。〗

凯莉眯了眯眼,咔喳一下咬断口中草莓味的棒棒糖。

金猛地把手中的酒杯按在桌上,感觉到有人再次给他添酒连忙摇头。

“不不不,我不要了!喝不下了!”

昏暗的灯光下,凯莉终于不再掩饰自己的占有欲,带着深意的蓝瞳直直看着金。

金显然是醉了。白皙的脸颊和颈脖已经被酒精熏染了大片的红霞,在黑暗中依旧耀眼的金发服帖地靠在金的脸颊边。洋溢着光彩的蓝眸此时半阖着,神智模糊,连自己被恶意灌酒都不知道。

“金……?”凯莉呢喃着金的名字,缓缓靠近暗恋了三年的少年,“金…你还好吗?”

“唔?”听到自己的名字,金迷茫地睁开眼,呆呆的样子又软又萌。

凯莉轻笑,却没有停下靠近的动作。就在凯莉终于要如愿的亲到金时,金软绵绵地站起身来,惊地凯莉后退,以为计划败露了。

“我…嗝!我我去上个厕所…”金醉醺醺地打着嗝,一边朝门外走。

凯莉松了一口气。

〖没事没事,只要没发现就好。等他回来机会多的是,这小笨蛋迟早是我凯莉的。〗

金迷迷糊糊地走出包间,“厕…厕所在哪?”

本来就路痴的金在酒精的加持下几乎连路在哪都不知道了。在他眼里,一切事物都天旋地转,令他头晕目眩。

随手推了个门走了进去,金半睁着眼看了一圈,“对!这就是厕所!”

雷狮仰躺在沙发上睡觉。

为了捧朋友的场,他们雷狮海盗团连唱了好几场。再加上被灌了不少酒,早就疲倦了。嫌佩利太吵,随手将其他三人扔了出去,自己占了一个包间呼呼的睡着了。

浅眠的雷狮听到推门声不耐地睁开眼,“我说你们……”

几乎要脱口而出的脏话被眼前的少年打断了。少年穿着白衬衫,下身套着一件黑色牛仔裤。简单的打扮衬得少年又干净又好看,特别是一双腿,又细又直。也不知道是不是喝了不少酒,脸颊红红的,显得一双蓝瞳像泡在水里似的水润润的。

还没等雷狮从这幅画面里清醒过来,就听眼前的少年一声“对!这就是厕所!”后,目瞪口呆地看着少年缓缓解开腰带,粉嫩的指尖夹着拉链拉了下去,露出牛仔裤里白色的底裤。

“woc?”社会如雷狮什么没有见过,就是女人坦胸露乳的场景都在这夜店里看习惯了。可是眼前这个一脸纯情的少年不自知的动作却让雷狮瞬间心神激荡。

金却不知道雷狮心里是如何汹涌澎湃,喝了那么多酒腹中的存货早就满了,急需输出。他正要拉下底裤,就被一股蛮力拉上裤子,紧接着被拽到了厕所里。

金被吓得一抖,涣散的意识此刻也清醒了过来。

但是天大地大尿尿最大(大雾),金也顾不了发生了什么,先解决自己的大事要紧。

水从指尖流过,金关掉水龙头,接过边上人递过来的纸巾。

“谢谢!”金接过纸,细细擦干指缝的水。

“……”

“……”

“你谁啊!”金突然后退,后知后觉的吓了一跳。

雷狮额头青筋直爆,缺少睡眠的他脾气十分暴躁。更别提他莫名其妙被撩了一脸之后,对方却不自知。

“妈的。”雷狮低声骂了一句,上前将少年抗了起来。

“诶诶诶?你干什么呢?!”金奋力挣扎,深感自己遇到了神经病。

〖长得蛮帅的人,怎么就是个神经病呢?都是凯莉,带我来夜店。看吧遇到神经病了!〗

本就纤细的身材哪敌得过男人的力气,对着男人的后背一阵猛锤都没有任何作用,金气喘吁吁地趴在男人肩头上喘气。

“你肉什么做的这么硬?你不会是机器人吧?”金敲了敲雷狮的肌肉,皮道。

雷狮将人抗到自己的包间,摁在自己睡觉的沙发上。

“干…干嘛?”男人强大的气势虎地金有点害怕,他缩了缩身体,强装凶狠地骂到,“你这个神经病!快放开我!”

“放开你?想得美!打扰我睡觉没吃了你就不错了还放过你?”雷狮冷冷一笑,死死地将少年按在怀里。

闻言,金一愣。

“打扰你睡觉?”

雷狮已经合上了眼,听到少年的话低低应了一声。

“我是要去上厕所的,怎么……”金开始觉得理亏了,声音软了下去。

听到这雷狮更是冷笑,“我在这里睡着呢,突然不知道哪来的小鬼跑进来,还要在这里撒尿。”

轰——

金的颈脖、耳朵以肉眼看见的速度红成一片。

“我我我…”金结结巴巴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脑子在酒精的作用下肯定乱成一团,金半点都没有怀疑雷狮的话。

“好了小鬼,现在闭嘴让我睡觉。”

金整个身体窝在雷狮怀里,在狭小的沙发里竟也不觉得拥挤,反而觉得十分契合,好像两人就该这样似的。

“那,那你可不可以放开我,我的朋友还在等我呢。”

雷狮攥紧怀里的少年,头埋在少年的颈脖处。温热的呼吸打在金敏感的皮肤上,激得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你听见了吗?”金不死心道。

“嘘。”男人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让我睡一下…”

“啊,啊那个……”

“……”

“好…”金张了张口,最终还是安静下来。

金没看到,埋在他肩窝的雷狮缓缓勾起的嘴角。

We stayed up all night watching the comedy show

That aged whiskey and hydro

Good lord, what a nice conversation

I'm too floored to get anywhere safely

You know I talk about you highly

I'm fascinated for the time being

We can laugh until the morning

Or we can dance in the hallway。

舞台下男男女女扭动着身体,雷狮握着话筒,声音慵懒地吐出歌词。

〖啊,无趣。〗

She got me going down

Down, down

I don't know you but I know that you special

Fuck a verse

fuck a hook I'll use the whole instrumental

Just to reiterate the commitment I have to explore

Like would you ride it like a horse like my last name is Lauren

I'm only interested

Baby I'm infatuated

不远处,一群像是高中生的少年少女们簇拥着两人走过。

〖高中生啊…〗

雷狮懒洋洋地瞟了一眼,与其中一个少年对上视线。

扑通——扑通——

雷狮一窒,在少年眼中仿佛看到了未来。

他令我为之疯狂  

评论(5)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