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吃可爱多了吗

退圈了

「ALL金」跑不掉的禁锢囚笼

①CP:黑金x金

②100fo点文 @点点不是标点符号 

本文中黑金取名为银

④前方OOC高能 请护眼

⑤Are You Ready? Let's Go!

甜饼贩卖机


 

少年在昏暗的森林小路中奔跑。长得奇异的树枝经过惨白月色的照耀下越显诡异,树影如蛇般缠绕着少年的影子。


令少年心生恐惧的脚步声不远不近地跟随着,伴着愉悦兴奋的笑声。


金累得双腿打颤。但他知道,如果他停下来,将会面临更可怕的事情。


所以他不停地跑着,穿过崎岖的小路,跨过倒在地上的树干,躲在繁茂的树叶里。


金借着遮挡打量四周,用手遮住几欲脱口而出的抽泣。


森林安静下来,连鸟叫声都没有。


金疲累过度的精神却没有松懈下来。


就在他准备转移位置的时候,一道黑影遮住了他。


“别跑啦。”那个可怖的声音在金耳边响起,“你跑不掉的。”


“啊!”金猛地从床上坐起,迅速伸手打开了床头的台灯。


温暖的橙色光打在金惊魂未定而显得有几分苍白的脸。金急促地喘了几口气,这才真正从梦中脱离出来。


脱力似的靠在床头,金崩溃地捂住眼睛。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金就发现他的身边开始出现了什么人或是东西。


早上起床的时候,他会发现身侧的被褥凹了下去,摸的时候还带着几分未散去的温热。要知道,只从相依为命的姐姐不知所踪后,他一直是独居,哪来的人和他睡同一种床?


换衣服的时候,他会发现自己的身体时不时出现奇怪的红痕。一开始他以为是蚊子要的,也没去在意。随后情况越发严重,他甚至都以为是自己过敏了。可是到了冬季,红痕也依旧肆无忌惮地出现在他的身上,胸前的两点那啥啥都肿起来了,这时候金要还是没发现什么才是有鬼!


别说一个人在家,连在学校,身边有人的感觉也时时浮现在金的心头。


终于一天晚上,在浴室洗澡的他竟然从镜子里的自己的身后看到了一道模糊却不能忽视的黑影。金呆住了,恐惧让他脚软地靠在洗脸台上,眼睁睁看着身后的黑影一点点抚上他的身体。他甚至在晕过去的时候还感觉到有人在舔自己的耳垂。


第二天他发现自己是在床上醒来的。但他来不及思考,穿着睡衣冲进发小的屋里。


从小见识发小各种大惊小怪的格瑞皱着眉头将扑进他怀里的发小推开,稳住手中的牛奶,“怎么了?”


“我好害怕!有……”金急忙开口,却发现嗓子好像被堵住一样,发不出任何声音。


“什么?”


“我……!”金瞪大眼睛,巨大的恐惧袭上心头。他说不出来!有关事情他连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那个人到底是谁?他为什么要跟着我!?


格瑞担忧地看着发小死死揪着头上乱蓬蓬的金发,“你到底怎么了?”


金抬头,勉强地勾了勾唇角,浑然不觉自己此时笑的比哭的还难看。


“我做噩梦了,有点害怕而已啦。哈哈哈哈哈哈…”


格瑞迟疑地点头,虽然奇怪但也不知道为什么,只隐隐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


课间,学生不是在在教室里蒙头大睡,就是在走廊里你追我赶。


金自顾自低头走神,曾经闪烁着欢乐和快乐的眼睛此刻却黯淡无光。


走廊的打闹声不知何时停下,只听见女生小声的吸气声。


金没去在意,却被人打断了走神。


金仰起头,一个和他差不多高的少年站在他位子边上。逆光使得少年的引发更蓬松两分,一双特殊的赤瞳微微弯着。“你好,我是银,新来的插班生。”


老师拿着书在讲台上唾沫横飞,金好奇地偷偷打量新来的同桌。


不知为何,金觉得银和自己长得十分相像。除却和自己不同的银发和红瞳,几乎和自己一模一样。要不是他知道失去的父母只有姐姐和自己两个孩子,甚至都怀疑银是不是自己的双胞胎了。


实在忽略不了金的视线,银转头看金,“怎么了?”


自以为是偷看的金尴尬地笑笑,但依旧抑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凑到银耳边,“呐,你有没有觉得我们长得很像呀!”


“嗯?”银闻言仔细看金,片刻后点头,“是长得蛮像的。”


听到肯定,金开心地眯着眼睛,“我们这是缘分呀!缘分!”


“嗯,缘分。”


“银”温柔地笑着,谁也没注意他缓缓睁开地双眼几乎快要溢出的令人恐惧的掠夺和占有。


金和银成为了好朋友。


第一次看见银,金就对他有莫名的熟悉感。这种熟悉感让金有点心悸,但他理解成遇到和自己长得一样的人的兴奋。


而且银很温柔,时常优雅地笑着,看向金的眼神充满宠溺。这样的眼神是从小缺少关爱的金所渴望的,所以他和银越来越亲近,每天都和小粘糕一样粘着银。


夜晚,金又一次从恶梦中惊醒。


这次他梦见自己被锁在一个房子里,手脚都铐着手铐。那个藏在黑暗中的人伸出手在他裸露的身上滑动着,金流着泪扭身想躲,却只能待宰般的躺在床上。


你是谁?


金瞪着镜子中的黑影,饱经折磨的神经只差一个打击就能够迅速断掉。


黑影晃了晃,攀上金的肩膀,亲昵地蹭着金的脸颊。“我就是你哦,我会永远在你身边,不要跑啦,不要跑啦…”


金扭头逃离浴室,将发抖的身体埋进被窝。


我不要,我不要!


金崩溃地大哭,心中的恐惧快要将他淹没了。


银感觉身侧的金最近有些奇怪,用纸巾擦去金嘴角的蛋糕屑,问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了吗?”


金攥紧手中的叉子。


我要说吗?可是我又不能说,那个人不让我开口。可是我真的受不了了!再这样下去我就要崩溃了!


金咬牙,犹豫地说:“我感觉…最近有人跟在我的身后。”


可以说!?


金愣了一秒,随后抑制不住自己狂喜的心情,抓着银的袖子将最近自己一人面对的事全部吐出,“很久以前我就感觉到了,一直有人在我身边。他好像是另一个我,却又不是我,我好害怕……”


金颠三倒四地说着,揪着袖子的手指用力到发白。


银惊诧地看着金,随后安慰地抱住金“怎么会遇到这种事?你别害怕,肯定是有人在故意捣鬼。我会保护你的。”


独自面对的恐惧终于在银温暖的怀抱里散去,“嗯!”金搂紧银,信赖地将自己全部交给他。


“不要害怕,我会永远陪着你哦。”


我会永远保护你,永远陪着你。而你再也逃不掉了。


我的金。



                          

评论(6)

热度(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