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吃可爱多了吗

退圈了

「ALL金」这才不是一个正经的童话故事

①CP:卡米尔x金

②100fo点文  @玖玖玖感冒灵 

③前方OOC高能 请护眼

④Are You Ready? Let's Go!


甜饼贩卖机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个村庄里,住着许多可爱的人们。他们安居乐业,生活美满。】


凯莉甜美的声音响起,将观众带入神秘的童话世界。


“我说啊。”金提了提裙摆,“为什么我要扮演女孩子啊?”


少年,哦不,少女一头柔顺的金发随着动作微微摆动,一对蓝瞳比晴朗的天空还要干净两分。小巧的嘴因为气恼微微嘟起,脸颊也泛着粉粉的红霞。


此刻“她”两手提着裙摆,露出一截白皙的脚踝。


卡米尔清了清嗓子,不自然地拽了一下小草帽想要掩盖自己泛红的耳尖。


凯莉停下旁白,使唤紫堂幻上前给金整理裙子。


凯莉用葱白的指尖戳了戳金的小脑袋,见人委屈地揉着脑门这才满意地开口:“这都是命运的安排,谁让你抽到格雷特的角色?快点对戏,后天我们就要演出了。”


金嘟嘟囔囔地念叨着什么,但也不敢反抗魔女凯莉,只好配合着演戏。


【一天晚上,去厨房找东西吃的格雷特不小心听到了继母怂恿父亲扔掉她和哥哥韩塞尔的话,顿时害怕起来。她小心翼翼地跑回房间,和哥哥讲起这件事。】


“格雷尔”抓着哥哥的手臂,眼睛被拼命挤出的眼泪衬得越发透亮。“哥哥,父亲要扔掉我们。”


泪眼朦胧的金弄的卡米尔一晃神差点跟不上台词。极力掩饰自己刚才的失神,卡米尔一脸“冷静”的拍拍妹妹的手,“不怕,格雷尔。哥哥有办法。”


“噫!”金止不住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被自己妖艳做作的样子恶心到了。


【第二天,韩塞尔早起去厨房抓了一把蚕豆作为他们回家的标记。】


父亲带着两个可怜的孩子走进森林深处,扮演父亲的银爵背对着观众席扭曲了一张脸。


天哪,原作到底是有多丧尽天良!连格雷尔这么可爱的孩子都要舍弃!


银爵偷偷瞟了一眼揪着哥哥衣摆乖巧跟在身后的“格雷尔”,有点做不到狠心将他扔掉的行为。


卡米尔感受着金温热的呼吸在身后一下一下的持续着,心里愉悦地只想冒泡。


幸好我运气好打败了大哥!


卡米尔想起大哥气恼甩了抽签纸的样子眯了眯眼。


【狠心的父亲将孩子留在森林里,毫不留情地离开了。胆小的格雷尔哭了起来,勇敢的哥哥却镇定下来,带着妹妹寻找留下的标记。】


“怎么找不到?”卡米尔如愿以偿地牵着金的手,却怎么也找不到留下的蚕豆。


一扭头,身侧的金嘴里咀嚼着什么,发出清脆的咯吱咯吱声。


“……”


看见卡米尔略诡异的眼神,金伸出手露出手掌里的蚕豆,“你要吃吗?!我从地上捡的噢!”开心兴奋的样子丝毫不清楚此时事情的严重性。


咽下几欲脱出口的脏话,卡米尔揉了揉金手感颇好的金发,平复自己的心情。


【失去标记的兄妹俩迷路了。夜色渐渐浮现,森林不再安全了。哥哥韩塞尔带领妹妹寻找晚上的落脚处。突然,哥哥看见了不远的灯光。】


卡米尔拍去金裙子上因为摔倒留下的灰尘,“走吧,我们去前面的房子。”


金看着半蹲在自己身前的卡米尔。


他那双在浓密的睫毛下面显得阴暗了的闪耀着的深蓝色的眼睛专注地盯在他的脸上,好像不愿放过他任何表情一样。 


金知道卡米尔喜欢自己。任谁天天发现同桌时不时盯着自己看都会知道吧,哪怕粗神经如金。


“咳…好啊。”金跟上台词,丝毫不知道自己的脸红了个彻底。


金将手递给卡米尔,卡米尔缓缓收紧手掌,把金的手困在手中。


【两人走进才发现这座房子竟然是糖果屋,每一砖每一瓦都是由甜点或糖果做成的。一位戴着尖尖的帽子的女巫推门出来,热情地邀请两人进屋休息。】


卡米尔正对着糖果屋咽口水。


没想到凯莉为了这次演出竟然花了大价钱,虽然不是整个都是由糖果做的,但也有很多地方是真材实料。


不过看到推门而出的女巫,卡米尔瞬间回神。原因无他,女巫竟然是由格瑞扮演的。


格瑞本就冷酷的脸在看见卡米尔和金牵着的手后更加臭了两分。


“两个可爱的孩子,快进来。”说着这样的台词却冷着脸的女巫大概只有格瑞能演出来了。


金朝格瑞眨眨眼,卡米尔看见了,攥紧手中柔软的手。


【两人没想到,这个女巫竟然是吃人的。她故意造出这个糖果屋是为了抓住贪吃的孩子,好满足自己的口腹之欲。于是她将兄妹俩抓起来,准备在下个星期招待自己的好姐妹。】


听到“好姐妹”三个字,格瑞自觉抽了抽嘴角。


“去。”格瑞坐在舒适的沙发上指挥金做午饭。因为女孩更加漂亮,所以女巫打算下个星期才煮女孩,有这样漂亮的人类可以享用,想必在朋友面前更加有面子。至于这个男孩,先煮了吃吧。


“哥哥,吃点点心吧。”金跪在牢笼前,裙子铺在地上,盯着卡米尔的眼睛写满担忧。


卡米尔点点头,手伸出牢笼,指腹蹭了蹭金沾着糖酱的嘴角,随即伸到嘴前舔了一下。


哄!金的脑子突然炸开烟花,被亲昵的动作搞得面红耳赤。


工作人员以及在场下的演员都呆若木鸡。


格瑞冷哼一声,“今晚就煮了吧。”


晚上,锅炉冒着热腾腾的气。


卡米尔坐在铺着茅草的牢笼里,借着自己没有台词动作,专注地看着远处装作忙忙碌碌的金。


少年不再是自己小时候看到的那样稚嫩了,而是变得更加耀眼,更加引人注意。


还记得那一次见面,年纪尚小的他攥着足够的钱跑到了街对面那家新开了不久就宾客如云的甜品店。


不过令人遗憾的是,他关注很久的蛋糕的最后一块已经被买走了。柜台前的金牵着姐姐的手好奇的看着眼前围着围巾的男孩。


“蛋糕给你吧!”卡米尔到现在还记得天使般的孩子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声音是如何温柔。


所以这就是一块蛋糕引出的爱情。


长大后的卡米尔四处打听,终于从一个和金同校的人口中得知金的学校和班级。


顺利成为金的同桌感觉真不错。卡米尔看着身侧呼呼大睡的同桌愉悦地弯着嘴角。


这边剧情还在继续。


格瑞用魔法棒戳了戳炉子,“水好了吗吗”


金转了转眼球,闪动着眼睛抱歉地看向女巫,“不好意思女巫大人,我不会。”


“你不会。”女巫平淡的语气好似一点都不奇怪。


“是的,很抱歉女巫大人。可不可以请您自己去看看呢?”


格瑞点点头,将头伸进锅炉里。


扮演格雷尔的金在身后猛地一推,女巫掉进滚烫的锅炉里死掉了。


【格雷尔和哥哥韩塞尔打败了女巫,在森林里的糖果屋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


终于配合演完了整部话剧,金松了口气。为了舞台效果,金的裙子颇有点重量,还有死死禁锢他的束腰,简直要了他的命。


打了一声招呼,金迫不及待地冲进换衣室。


卡米尔松了领子,缓缓地吐出一口气。推开换衣室的门,意外的发现灯亮着。


急忙一边念着“对不起”,一边合上门,却不经意瞟到金发。


少年背对着门,光裸的背脊像上好的瓷器一样泛着细腻的光泽。裙一点点褪下,露出柔软的腰肢,接着又露出紧实光洁的大腿。


卡米尔忙羞涩地捂住鼻子,理智告诉他要赶紧离开,然而躁动不已的心却让他的双腿死死黏在地板上。


金出神地想着卡米尔那如深海般神秘漂亮的双瞳,却突然被放在自己背上的手吓了一跳。


“谁!?”


转身地动作被打断,金不得不面对着墙壁。那只手顺着背部缓缓下滑,划过背脊,最终停在腰上。


“金。”金听见卡米尔的声音在耳侧响起。


咕咚—金咽了口口水,有点不知所措。


啊喂!此情此景真是太太太可怕了!卡米尔会不会对我做些什么?如果真准备对我做啥,我是接受呢,还是意思地反抗反抗再接受呢?


在金天人交战之时,卡米尔从嘴里吐出令金意想不到的话:“我做了蛋糕你要吃吗?”


“……”


???这个时候还吃蛋糕噢?


金转身对着卡米尔的嘴就是一个么么哒。


“啾!”


金挑衅地看着卡米尔,“还吃吗?”


“……”


“啾啾啾!”卡米尔呆了呆,立刻意识到了什么,迎着金的挑衅就是三个反击。


“吃!”


脸都烧红却不肯认输的金才不会想到卡米尔准备带他回家吃蛋糕并趁机向他表白的计划。


【于是卡米尔和金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


评论(6)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