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吃可爱多了吗

退圈了

「ALL金」这是一个高大上的标题

①CP:佩利x金

②100fo点文 @斯外戈正牌男友.V 

③前方OOC高能 请护眼

④Are You Ready? Let's Go!


甜饼贩卖机



佩利手插口袋,百无聊赖地跟在三人后面。自从雷狮海盗团在学校出名后,以往最爱找茬的小老鼠都不敢找事,喜欢打架的佩利都快要发霉了。


“哈—”佩利闲闲地打了个哈欠,溢出生理性盐水的眼睛突然兴奋地看向路过的小巷。


昏暗的巷子勉强能看到三个高大的身影围着角落,语气嚣张地辱骂着什么。


“你这个小白脸儿,在学校冲什么?女生都喜欢你,爽吧?!”


“有娘生没娘养的东西,天天躲在那个男人婆后面。怎么?现在那骚婆娘不见了,怂了?”


“哈哈哈哈哈哈要我说那个叫秋的还真的很辣!那个身材和眼神,嘶。看一眼魂都要出来了。”


“呵小白脸长的也不错啊,娘里娘气的。要不,咱哥仨今儿爽爽?!”


……


三个也就十七八岁的少年,用本该青春阳光的脸肆意嘲笑着。


其中一个人突然捂住脸发出惨叫"我的脸!他打我!艹"


“妈的!”另外两个一看这小子竟然先动手,怒火中烧,也消了淫邪的心思,对着被围住的人一顿拳加脚踢。


佩利这才看清,被围住的是一个瘦小的少年。五官在昏暗中分辨不出,只有那比阳光还灿烂的金发和蕴藏着火焰的双眼印在他的心里。


少年寡不敌众,加上身材娇小,反抗没有给欺凌他的恶人造成半点的伤害,反而令他们的下手的力道更重了。


“不过,这倔强的眼神可是让本大爷的血液都要沸腾起来了啊!”佩利攥了攥拳头,悄无声息地走进巷子。


金喘着粗气,比一般男生要羸弱的身体承受不住三个男孩的攻击。即便不掀开袖子,金也知道,他厌恶的白皙皮肤一定出现了大大小小的乌青。


三个男人令人作呕的话语回响在脑海里,但金无能为力。他抬起手臂想要反抗,膝盖却被重重地狠踹了一下。金猛地摔倒在地上,只好牢牢地护住头部。


随着三声肉体碰撞的声音,落在身上的拳头消失了。金迷茫地抬起头。


然而对方太过高大,金只能看见一双结实有力的长腿。


“嘿小老鼠,眼神很不错。”来人留下这一句,提溜着哀嚎的三人走远了。


使尽吃奶的力气都没让自己支起身子,金一点点蹭到墙壁边,背靠墙壁后红了眼眶。


沉寂的巷子里,少年沙哑的声音低声响起。


“谢谢。”


而佩利这边,轻松地将提溜着的三个败类甩进垃圾桶后疑惑地看着眼前三人质问的眼神,“都看着我干什么?”


“你什么时候喜欢助人为乐了?”沉默片刻,终是帕洛斯开口问道。


“我?”佩利指指自己,随即哈哈大笑,“别逗了帕洛斯,我只不过是去打架罢了。那个小老鼠可和我什么关系都没有。”


帕洛斯挑眉,“噢?是吗…”


“当然!别废话了。老大我听说隔壁那个叫啥的学校扛把子对我们有意见,要不要和他们打一架!”佩利略有点心虚的转移话题,鬼知道为什么嫌麻烦的自己会上前。


收拾完隔壁扛把子,佩利心满意足地揉揉拳头。雷狮提着棒球棍,懒懒地下命令:“吃烤串去!”

饿得七荤八素的佩利当然赞同,兴致高涨地推不乐意的卡米尔走。


这次不是在巷子里了,竟然在烤肉店的厕所里!


佩利退出厕所,再进一次依旧看见那日的少年被其他男人堵在厕所里。


少年推搡男人,拳头在男人胸膛上梆梆作响。


男人大概是喝醉了,糊里糊涂地凑近少年,想扒少年的衣服。


佩利忍不住了,健步上前甩开醉成狗的男人。男人撞到地上晕了过去,但二人都没有去注意。


佩利拉开拉链解决要紧事,金靠在墙壁上垂着头。


“谢谢你。”


“啥?”佩利抬头,将兄弟塞进裤子里。


“我说谢谢你。”金抬高声音,抬头露出头发下的面容。


长的…有鼻子有眼的。佩利想。


也不怪他只想得出这个,从不关注被人外貌的他第一次觉得有人长得好看,而且还是个男人。


少年略长的金发遮住了额头和眉毛,露出最吸引佩利的蓝色双瞳,长长的睫


毛眨巴眨巴的,略带稚嫩的脸颊肉肉的,无端的令佩利觉得可爱。


可爱?佩利打了个哆嗦,觉得有这样想法的自己真是中了邪。


迈着长腿走到水龙头前,水哗啦啦的流过佩利的手指。


嗯?衣摆被拽住。佩利侧头,小家伙走到他的身边拉着衣摆,有些无措。


“我…我可不可以跟着你?”金有点紧张,看见佩利奇怪的眼神急忙解释道,“不是,我的意思是你能不能教我打架!我不想再这样弱下去了!”


“哈?”佩利有点不能理解,“你这样的小老鼠学什么打架,回家去和爸爸妈妈哭鼻子去就可以了。”


不是佩利故意侮辱金,只是在他心里,这样干净的少年不应该学他们一样肆无忌惮的挥霍时光,而是应该认真学习,将来出人头地。


显然金并不清楚佩利的想法,闻言他偏头看向另一侧,“我没有爸妈,只有姐姐。”


佩利张张嘴,第一次感觉到口拙的痛苦。“有姐姐也很棒啊!本大爷只有兄弟!”在金背上安慰性的拍了两下,湿乎乎的手印留在整齐干净的衬衫上。


金也不在意,“我姐姐不见了,消失了很久。我不知道她在哪里,只知道她现在很安全。我想和你学打架,拜托请一定要教我。”语罢,给佩利深深的一个鞠躬。


这下轮到佩利手足无措了。他习惯提拳头就干,也习惯了别人恐惧厌恶的眼神,这是第一次被人恳求。

“这个…本大爷…我我…”佩利刚要拒绝,就见金抬起头,漂亮的蓝瞳微润,挺翘的眼睫毛上还挂着泪珠,要掉不掉的,很令人心疼。


“...好!”


“真哒!?”金展开笑容,忧郁的双眼溢出喜悦。


我怎么就答应了!?佩利唾弃自己的行为,一对上金的眼睛又软了心脏。


揉了揉金的毛茸茸的脑袋,佩利朝厕所外走去。“我有事先走了,明天放学到xx等我。”


“好!”金看着佩利一步步消失在自己的视线。


“哦对了!”佩利的脑袋从门外探了进来,“小老鼠你自己小心一点,不要被别人欺负了还傻愣愣的站着。”


金愣愣的点点头,乖巧的应到“好”。随后忍不住笑出声。“佩利好像老妈子呀。”


第二天放学金背上书包第一个冲出教室。期待的心情充盈了他的内心。


出人意料的是,佩利竟然先一步到达了约定地点。佩利看见来人,一边摘掉手套一边朝不远处的桌子昂了昂下巴。


佩利结实漂亮的肌肉险些闪花金的眼睛。捏了捏松垮垮的手臂,金叹了口气。


我会变强的!金暗暗给自己鼓劲,走进桌子发现了一碟烤串。


“吃剩下的。你给本大爷吃干净。”佩利挥着拳头警告,“吃不干净就等着被本大爷揍吧。”


还热着的。


才不是吃剩下的!


金勾起嘴角,笑眯眯地吃掉所有肉串。


佩利吐出一口浊气,走到观看自己打拳的金面前。


佩利比金大不了多少,身高却足足高了两个头。金在佩利眼中,几乎和娃娃差不多。


不过既然要教,佩利绝不会手下留情。


“去。绕着这里跑十圈。”


金点点头,没有抱怨,安安静静地跑完十圈。即便呼吸困难头晕眼花也没有停下。


佩利最佩服的便是不放弃的人,为此他对教导金更加上心了三分。



“我说啊,你最近都在干什么?”帕洛斯斜靠着墙壁好奇的问道。


熟练地将碟中的烤串塞进袋子里扎好,佩利提着袋子扭头就走,“最近找到了新乐子!帕洛斯,不要和老大他们讲啊!”


“老大早就知道了。”帕洛斯看着远处的身影呢喃,“你天天把烤串带走那么多,还指望雷狮不发现?傻狗。”


当佩利到的时候金已经完成一组练习了。


金抓起胸前的衣服擦了擦额头的汗,原本瘦小干瘪的身体罩上一层薄薄的肌肉,身形也挺拔了起来,像是一棵小白杨。


看见来人,金眼睛一亮,欢喜地上前,“佩利佩利,我做到了!你要遵守承诺!”


佩利抓了抓后脑勺有些为难,当初答应小家伙只是权益之策啊,这么小的身板被自己打一拳还不得散架!


不过和小家伙相处有一段时间了,也清楚小家伙的脾气。要是自己看不起他,指不定还会被甩脸色呢。


佩利天不怕地不怕,除了雷狮以外最不想看见的就是金的臭脸。


“好好好。”佩利点头答应,“明天早一点来。另外本大爷还要给你一个惊喜。”


金嘴里塞满了肉串,活像只饿了许久的小松鼠。听见佩利的话三两下将嘴里的肉咽了下去,好奇地问道:“是什么是什么?!”


比金脑袋还大的手掌落在毛茸茸的头上,轻轻地揉了揉,佩利嘚瑟的不得了:“明天你就知道了!”


金有些失望,但转念一想又期待起来。


“好!”金乖巧地点头,露出一个可爱的笑容。




若干年后。


“他妈的!”佩利在巷子里狂奔,身后十几个黑衣大汉紧追不舍,仔细看还能在每个人的腰上看到枪的轮廓。


兄弟四个绑了和他们恩怨颇深的黑道头头,还没来得及做啥呢就被警察逮个正着。好不容易从警察手底下跑出来,趁乱逃跑的黑道老大就派人来追杀了。


“妈的。”佩利十分不愿意逃跑,甚至准备提枪上去就干。但是卡米尔却道人多先走为上,所以佩利只能憋屈地和其他三个散开逃。


拐角处挺着一辆黑色轿车,佩利看不懂牌子,却也能分辨出这辆车绝不是一般的价格。


看来主人出来后要哭了。


佩利想想身后跟着的持枪大汉,有些不怀好意地笑。


就在佩利准备经过时,车门大开,一时不察的佩利被伸出的手拽了进去。


“开车。”略带沙哑的声音想起。


佩利抬头,“是你!?”


是的,坐在车另一边的正是五年前突然消失的金。


“是我。”金扬起如曾经一般灿烂的笑容,“佩利,我回来啦!”


汽车停在了一栋别墅前。


金拉着佩利的手臂淡定地走进客厅,接着不知从哪拿出来一盒急救箱。


“嘶—我说小老鼠,你…嘶轻点!你五年前跑哪去了?!”佩利瞧着眼前垂眼给自己包扎的金问道。


“我被姐姐叫人带走了。来不及和你说。”金用剪刀剪掉多余的绷带,有些恶趣味的系上一个蝴蝶结。


佩利也不在意,只是扬了扬包着绷带的手臂,“谢了啊。我先走了。”


金急忙拽住佩利的衣摆。


佩利回头,眼睛有点泛红。


“对不起…”金喏喏道,声音有些嘶哑,“佩利,我想你…”


佩利一震,想要甩开金的手,在看到金眼角的泪又认命的坐了回去。


“本大爷没有生气。”佩利凶巴巴地喊到,“老子只是…只是…”


金仰头在佩利嘴角亲了一下,搂住他的脖子。“佩利,你要不要做我的保镖?”


佩利瞳孔放大,一个吻令他不知所措。心咚咚咚地跳动着,快的好像要从嘴里蹦出来。红蔓延上他的脖颈和脸颊,连耳朵都没能幸免。


“小老鼠,你…你给老子放开。黏糊糊的,和娘们一样。”佩利一回神就见金坐在自己怀里,红着脸低声喊到。


“我不要!”原本对自己举动害羞的金一见佩利比自己还紧张就不害怕了,理直气壮地拒绝,“我还要和你打一架!你还有惊喜没有给我!”


佩利被怀里的小家伙气了个倒仰,猛地将人摁在沙发上,“好!本大爷和你打!小老鼠你可不要给我后悔!”


“我不后悔!”


然而第二天下午才醒的金表示:……如果能重来,我一定会给自己一巴掌。让你作!


一脸餍足的佩利搂住金的腰,“本大爷答应给你当保镖了!不过你要天天和本大爷'打架'。”


“你滚!”

                              


评论(14)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