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吃可爱多了吗

退圈了

「ALL金」听说金得了花吐症2

①CP:雷/安/嘉/双x金

②花吐症智障版本

③前方OOC高能 请护眼

④Are You Ready? Let's Go!

 

甜饼贩卖机

 

上一章在这里哦 

 

 

(5)


享受完卡米尔给自己带来的蛋糕,金揉着肚子心满意足地踏上回家的路。


金愉悦地哼着歌,刚转身走过拐角,就被一个大力拖住。


金吓了一跳,奋力地挣脱。


然而瘦小的身板敌不过对方如钳子一般的双手,只能被摁在墙上。


“你…你谁啊!”金贴在墙壁上,艰难想甩开蒙在自己眼上的手,想看清楚是谁偷袭自己。


男人凑到金的耳边,舔了一下金的耳垂。看见金敏感地红了耳朵之后愉悦地笑出声。


笑声低沉沙哑,慌乱中的金竟然忽略了熟悉感。


只是舔一下耳朵显然不是男人的目的,金感觉自己的衣服下摆被掀起,热热的手顺着腰一点点的向上滑。金细腻柔软的腰肢令男人爱不释手,来回摸了个遍之后又向上移动。


“唔!”金的红点被男人恶意地揉了揉,几乎快要软了身子。男人压着少年纤细的身子,手向上穿过领子,扭过金的脑袋和他接吻。


一开始金紧闭着双唇,被男人不满地轻咬了一口后,吃痛地张开嘴。男人趁虚而入,舌头勾着少年的柔软交缠。


啤酒!意识朦胧的金突然回神。


男人的唇略带啤酒的苦涩。


在自己身边,会喝啤酒的恐怕只有那人一个了吧。


金趁着对方换气,侧过头,男人的吻落在脖颈上。


“雷狮。”少年的声音在狭小的地方响起,“是你吧。”


男人的手一僵,最后自暴自弃地整个人贴在少年的背上。“是我,小鬼。”


“你干嘛要做这种事情?”金不能理解。


雷狮哼笑,“我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你不知道吗?”


金张了张嘴,没有说话。


最近大家都很奇怪,个个莫名其妙的要亲自己。


金隐约感觉有什么事情要脱离自己的掌控了,但他不愿意去深思。“我哪知道!你放开我!”


(6)


“恶党?”安迷修疑惑地看着雷狮贴着墙壁,还以为是随地那什么!


结果走进一看,雷狮身下还压着一个纤细的身影。


“你放开她!”安迷修认出来了,那是金,自己要守护的王子。


雷狮扭头一看,是安迷修这个多管闲事的傻逼骑士。金趁雷狮扭头,用力地用头撞向雷狮。


雷狮吃痛的收回手,捂住自己的下巴。


安迷修飞快地上前将金护在身后。“恶党你对金做了什么?”


“嘶。”雷狮感觉自己登上凹凸大赛第一帅气排行榜的俊脸都要被小鬼这一撞给撞坏了。听到安迷修的问话挑挑眉,“干什么?亲他啊,对他做大人能做的事情。”


安迷修气得抽出双刀,凝晶指着雷狮。“你怎么能对金做这种事!”金从安迷修的背后探出头,同仇敌忾地点头。


雷狮冷笑,“傻逼骑士,别说得自己有多么高洁。你对小鬼的心思别以为自己藏的很好。我敢亲小鬼,你敢吗?”


安迷修紧张地握紧双剑,背部紧绷。“我…我那只是…”


“你遵守你那白痴的骑士守则吧。小鬼我就收下了。”


不甘在安迷修心底滋生。


金感到气氛有点不对头,悄悄地向后退。计划实施的非常好,就在金转身准备拔腿就跑的时候,安迷修转过身来。


“……”


“金。”安迷修走到呆愣的金面前站定,“请原谅我接下来的举动。”


具体的过程金记不清了,只记得安迷修的唇很热,颤抖着贴近他的唇。


雷狮在身后紧缩眉头,眼底的黑暗几乎化为实质。他一甩手中突然出现的雷锤,雷电如电龙一样扑向安迷修。


安迷修也顾不得品味这来之不易的亲近,他将金拉出老远,接着转身投入战场。


(7)


我那个气哦!


金气恼地将地上的石子踹的老远。石子咕噜咕噜地滚动,停在了一个人的脚下。


“渣渣!”


嘉德罗斯扛着大罗通神棍,一脸吊气(在金看来)的俯视金。


金扶额,他又有不祥的预感了!


果然,嘉德罗斯傲慢地开口:“渣渣,过来。”


金使劲地摇了摇头,抗拒地态度不要太明显。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嘉德罗斯从不是低身下气的主,他要做的事情可没有人能够反抗。“过来!”


然而金被这几日大家奇奇怪怪的态度折腾怕了,转身就要逃跑。


“啊—啊啾!”许久未出现的喷嚏再一次冒出来了。就这一空档,嘉德罗斯一脚踹翻了金,揪着金的领子低下头。


九岁小孩那有什么吻技可言。嘉德罗斯像是吃到什么好吃的糖果一样,反复吮咬金的嘴唇。


好疼。金泪眼朦胧,嘴唇都要烂掉了!


意识渐渐远去。


(8)


嘉德罗斯甩开少年的领子,大罗通神棍抵在他的脖子上,“让渣渣出来!”


坐在地上的少年理了理散乱的领子,一头让阳关都为之逊色的金发变成银色,湛蓝的眼瞳也被红色侵占。


“我不在,你们能这么欺负他吗?”和少年元气满满的声音不同,黑金慵懒的声线只想让嘉德罗斯作呕。


“你给我从渣渣身体里滚出去!”


“这我可做不到哦!”黑金用指腹蹭了蹭肿胀的唇,“我在他身体里。我们会永远在一起。”


“唔…”金醒过来的时候,嘉德罗斯已经不见踪影了。他倒在树下,手里还攥着一把白花。


“是他出来了啊!”金掀起衣服,在白皙的皮肤上淤青和伤痕很是明显。


”你又保护了我。”金留恋的蹭了蹭微肿的手腕。“我最喜欢你了”。


(9)


金的花吐症痊愈了。

                              

                   ♥♥

评论(28)

热度(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