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吃可爱多了吗

退圈了

「ALL金」听说金得了花吐症1

①CP:瑞/帕/佩/卡x金

②花吐症智障版本

③前方OOC高能 请护眼

④Are You Ready? Let's Go!

 

甜饼贩卖机

 

(1)


金得了花吐症。


(2)


格瑞是第一个发现的。


四人小组一起出去刷怪的时候,金不住地咳嗽,最后从嘴里吐出一朵白花。


“金这是得了花吐症。”瞧着不远处对着花懵逼的金和紫堂幻,凯莉悄悄凑到格瑞身边笑得不怀好意,“会死的噢。不过只要被喜欢的人亲一下就能治愈。”


夜晚,本该陷入睡眠的格瑞推开金的房门。


少年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睡衣被掀起,露出白花花的肚皮。被子整个掀在地上。


格瑞此时也顾不上给少年盖被子了。他轻手轻脚地走到床前,附身在少年的嘴角印下一个吻。


晚安,金。


第二天早上,金疑惑地看着格瑞。


“格瑞你遇到什么好事啦?”


“没什么。”格瑞淡淡的回答,看似与平常没什么两样,实际上现在喝地都已经是第三杯牛奶了!肯定有什么事情啊喂。


“噢。”金点点头,刚要扒完最后一口饭,只觉得喉咙一痒,“咳咳…呸。”


“!!!”格瑞少有地瞪大眼睛。


什么?我不是亲他了吗?怎么回事…难道…


他喜欢的不是我。


得到这个结论,格瑞刷地一下黑了脸,扛着烈斩去野外打了一整天的野怪。


野怪:吃柠檬!我他妈招谁惹谁了!


金捧着花:嗯?这又是怎么啦?哎男人的心说变就变啊。


(3)


金得了花吐症。


“哦?”身为第一个知道消息的帕洛斯挑挑眉,“花吐症吗?”


当帕洛斯找到金的时候,他正捧着花坐在石头上看格瑞刷怪。


金看见帕洛斯。虽然被骗了好多次心中有些芥蒂,但对经常笑着的他倒也不反感。


于是他朝帕洛斯笑笑,“嗨,帕洛斯。”


帕洛斯看看不远处停下动作的格瑞,没有停下靠近金的步伐。


“金。”帕洛斯语调缱绻,微俯下身子,此时他的面庞离金也不过几厘米。


“你…”干什么啊?金欲吐出的字被帕洛斯突如其来的吻堵在喉咙。


借着微张的口,帕洛斯的舌灵活地滑了进去。但也就是草草地扫荡了一圈,随即迅速地收回,向后一个后空翻,躲开了烈斩的剑气。


金惊得瞪大双眼,连呼吸都忘记了。


“咳…”熟悉的痒再一次出现,金一低头,手中又多出一朵。


果然啊。帕洛斯远远地看见黑着脸的格瑞奋力擦拭金的唇。


怎么可能会是我呢?我这样满口谎言的人,是不是连喜欢他都是假的呢?


“帕洛斯!”身后出现的巨大身影可不就是佩利。


“佩利。”帕洛斯少有的没有叫他狗狗,“你怎么来了。”


“我一直跟在你的后面啊!诶,你是怎么做到的?竟然让第二的格瑞都想和你打架。”佩利拍了拍帕洛斯的背,将人打的一个趔趄。


“没…好我教你。”本来打算扭头走的帕洛斯转了转眼,凑近佩利。


(3)


金走在野外,强忍着喉咙的痒痛感。


虽然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但是这异常的感觉也让他有些惶惶不安。


金突然眼色一凛,向左边一闪,一个巨大的身影举着拳头打在空气上。


“佩利!”今天这是怎么回事,雷狮海盗团这是和自己杠上了吗?


“小老鼠,快来和佩利大爷打架!”拳头发出沉闷的碰撞声,佩利双眼发亮。


金戒备地向后移动,“我才不要。”


佩利会愿意听这些他不想听的吗?他猛地朝金扑过来,躲闪不及的金被扑倒在地。


只觉眼前一黑,唇舌传来一阵刺痛。


金:夭寿啦!!我被狗咬了!必须要打狂犬疫苗!


佩利噌地一下站了起来,扭头跑了。


没…没想到真的亲到了。


揉了揉发烫的耳朵。


我佩利大爷绝不是怕了!这只是帕洛斯的计划!对!计划!


金呆坐片刻:“啊—啾。”


这下连打喷嚏都能打出花了。


(4)


卡米尔提着蛋糕盒,刚想推开门就见雷狮推门进来了。


雷狮松了松领子,见卡米尔提着盒子随口问了一句:“约人了?”


“嗯。”


雷狮进厨房拿出一瓶啤酒,一到客厅,卡米尔已经走了。


“约谁了这么着急。还提着蛋糕。”雷狮戏谑,片刻后黑了脸。


还能是谁!是他未来大嫂!


金乖巧地坐在约定地点等着。


今天约好了卡米尔一起吃蛋糕!金愉悦的晃晃脚,卡米尔做的蛋糕最好吃啦!


不远处提着盒子的人渐渐接近。


“卡米尔!”金眼睛一亮,兴奋地跳下椅子扑向卡米尔。


卡米尔回退一步站稳,“不好意思来晚了。”


金不在意的摆摆手,“没事哦!我才来一会!”说罢,蛋糕盒像是有钩子一样,直勾地金不住的盯着看。


“吃蛋糕吧。”卡米尔牵着金的手走到椅子边,将盒盖拿开。一个精致的点缀着许多金色小箭头的蛋糕出现了。


金接过卡米尔递过来的小碟子,小心翼翼地插了一块,塞进嘴里。


“超级好吃!”


将视线从金亮亮的蓝瞳上移开,卡米尔拽了拽围巾,挡住自己微红的耳朵。


金吃的不亦乐乎,侧头一看,卡米尔看着远处的树不知在想什么。


眼前出现插着蛋糕的小叉子,金动了动叉子,示意自己张口。


红着脸吃下蛋糕,卡米尔觉得心脏跳的有点快。


“金。”


“嗯?!!!”


卡米尔凑近金,轻轻的温热的吻落在他唇上,离开时顺便舔去了金嘴角的奶油。


“很好吃。”


“!!!”金吓得蛋糕都快掉了好伐!


“你你你…等下等下。”金赶紧偏头,一个巨无敌大的喷嚏炸开,随即接连打了几个小喷嚏。白色的小花飘了出去。


“唔…”接连几个喷嚏让金意识有点怔松,显然也忘记了刚才的吻。


困恼地皱眉,金和卡米尔吐槽自己这个奇怪的毛病给自己带来的困扰。


不是我啊…


卡米尔低垂着睫毛听金絮絮叨叨。


好生气。好难过。

                                        


                                    ♥♡

评论(9)

热度(263)